Rhaw Shooter

德州之旅(三)

#阅前提示:本文是《我不曾》后续,与《超感神探》"The Mentalist"的Crossover,没有看过该剧的不影响阅读本文,时间线在全剧终后。介意交叉同人或剧透的迷妹请自行选择是否继续。

#超感简介:Patrick Jane能够轻易洞察人性捕捉细节,善于诱导人心语言催眠,曾凭此假扮灵媒为生,因在电视节目中以灵媒身份妄谈连环杀手Red John,被其杀害妻女作为惩戒。为报仇Jane加入CBI成为破案顾问,多年后Jane终于亲手扼死Red John,CBI解散,众人先后加入FBI,又过几年后,Jane向搭档十年对其不离不弃的女探员Teresa Lisbon求婚,婚礼当天得知妻子怀孕,至此全剧终。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Lisbon冷峻地推开审讯室的门,一言不发地走到Root对面的椅子坐下。后者挑了挑眉,玩味地看着她。

“Dr.Turing,我是Agent Teresa Lisbon。”在做了简单的自我介绍后,Lisbon先发制人地说道,“你看起来有点失望。我可以问你原本期待见到谁吗?”

“已经不重要了。”Root微笑着说道,“事实上,这让我对Patrick的评价又调高了一级。”

“你认识Jane?”Lisbon在同时下意识地调高了对面前女人的警惕等级。

“别担心,我只是在被你们抓进来的时候才见到他第一面。”Root耸耸肩,“不过久仰大名。”

“我会向他转达你的仰慕。”Lisbon看了她一眼,冷淡地说道,“现在我们来谈谈为什么你会在案发现场出现?”

Root在此时“噗嗤”笑出了声。

“我说了什么有趣的话吗?”Lisbon皱起眉头问道。

Root勉强收敛了笑意。The Machine正为她现场直播另一间审讯室里的情景,这让她很难专心于自己所面临的审讯。

擅于看透人心的FBI黄金男孩,伪灵媒Patrick Jane,遇上有第二轴人格障碍的前特工Sameen Shaw,这么精彩的对决简直值得一桶爆米花了。

不要让我失望,Patrick!

Root在心里微笑着祝Jane好运,然后努力把注意力放回到眼前:“不好意思,Agent Lisbon,我只是想起一件有趣的事。你刚才说什么来着?”

Shaw一动不动地坐在位置上,面无表情地直视镜墙。直到审讯室的门被推开,她才转移视线才看了一眼来人:中年男性,中等身材,金发碧眼,脸庞英俊,笑容可恶。

“嗨,Nadya,”来人向她微笑着伸出手,“我是Patrick Jane,你可以叫我Patrick。”

Shaw冷淡地看了他一眼,继续保持一动不动的姿态,没有接受他与自己握手的企图。

Jane耸耸肩收回手,但是没有收回脸上的笑容:“你知道,Nadya,说实话你看起来不像是个瑜伽教练。”

“而你看起来不像是个FBI。”Shaw翻了个白眼。

“我的确不是探员,我只是他们请的顾问。”Jane诚实地回答,“但我能问问你为什么能看出我不是吗?”

“你的西装三件套,还有愚蠢的笑容。”Shaw面无表情地说道,“据我所知,联邦探员从来不曾装备过这些。”

Jane微笑着说道:“你让我想起我的同事Cho。不喜欢说话,也不喜欢笑,但是很擅长冷幽默。”

“你是来这里闲聊的吗?”Shaw的语气平淡无波,“不好意思,因为我并不很有心情。”

Jane玩味地看了她一眼:“你很生气。”

“很难理解?我们是无辜的,你们抓错人了。”

“你很生气,但不是冲我们。”Jane微笑着说道,“你在生你朋友Dr.Turing的气。”

Shaw的表情终于有了一丝波动,抬眼第一次认真打量Jane:“本事不坏。你是那些靠冷读术混饭吃的伪灵媒之一么?”

Root就是在这个时候忍不住笑了场。Shaw永远这么能抓住重点。

“不完全是冷读术,而且世上也没有真正的灵媒。”Jane的笑容变得更灿烂了些,“能和我谈谈为什么生你朋友的气吗?”

“你告诉我,”Shaw挑了挑眉,“既然你是那个靠懂得看人吃饭的家伙。”

“我猜因为她你们才落入现在的境地,依你的话本不至于如此。”Jane看着她的眼睛,然后更正自己道,“不,不是因为这个。你并不介意她害你们被逮捕,你只是因为她没有告诉你实情才生气。”

“他的确本事不坏。”Root在这个时候说道,嘴角微微扬起。

这让对面的Lisbon对她投以怀疑和质问的眼神:“他是谁?”

“你的丈夫。我听说他最擅长看透人心,并且凭此破获了很多案件。”Root微笑着说道,“顺便提一句,恭喜你Teresa。十年的守候终成正果,这很难得。Patrick看起来不是一个容易抓住的男人,鉴于他的过去。”

“作为一个从纽约来德州旅游的无辜市民,你了解得非常多。”Lisbon若有所思地盯着她说道,“你知道这个案子会由我们处理。”

“只是做了些必要的功课。”Root耸耸肩,在话语里添了一丝意味难辨的气息,“至少我还不知道Mr.Jane Junior的名字,不过说真的,你们真的打算就这么一直叫他Junior下去吗?”

这句话让Lisbon一直盯着她的眼神在瞬间充满了愤怒和警惕,过了一会儿猛地站起身,在推门出去前扔下一句冷冷的警告:“不要企图做任何事。”

“别担心,Teresa,我暂时想不到更好的事情可做。”Root嘴角泛起一丝笑意,玩味地目送她摔门而去的背影。

Lisbon疾步走向Shaw所在的审讯室,象征性地敲了两下门就径直推开,简单地说道:“Jane?”

“稍等。”看出Lisbon冷静的表面下压制着绝不算好的情绪,Jane向Shaw露出一个抱歉的微笑,然后走出审讯室,反手将门带上后问道,“发生什么事了,Lisbon?”

“你是对的。”Lisbon努力克制自己的焦虑和愤怒,“她们是有意被我们抓到。”

“别着急,Lisbon。”Jane安抚地说道,“做一个深呼吸?很好,现在慢慢说,怎么回事?”

Lisbon强迫自己深吸一口气,然后用最快的语速说道:“Turing非常了解你和我,她们是冲着我们来的,Patrick!她甚至知道我们还没有来得及给我们的儿子想好名字!”

Jane的笑容凝固在脸上。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评论(11)

热度(179)

  1. 阿壳壳壳儿Rhaw Shooter 转载了此文字
  2. 羽咲绫乃Rhaw Shooter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