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haw Shooter

德州之旅(十四)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Root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几乎显得歇斯底里,出乎她意料的是Shaw并没有显得很惊讶。

   “我很抱歉,Root。”Shaw在沉默了一会儿后轻轻地说道,“你应该早点告诉我,我不知道你在想这些。”

   惊讶的人变成了Root自己,她用不敢置信的眼光看着Shaw说道:“你不生气?”

   “我生过气。”Shaw坦率地说道,“Root,不要用那样的眼光看着我,我有人格障碍,但是不蠢。你睡着的二十三分钟足够我想明白很多事情。”

   “好吧。”Root迟疑地说道,并不是非常有信心,“所以你怎么说?”

   “我们来从头解决你的问题。”Shaw平静地说道,“首先,你从什么时候开始有这些疑虑?”

   Root没有说话,却转头将视线投向别处,避开她的目光。

   “所以从我回来的第一天就开始了。”Shaw深深吐出一口气,试图将烦躁的感觉吐出去,“我做得有那么糟,Root?”

   Shaw无法完全隐藏的质问语气反而让Root觉得莫名地安心了一些,似乎这样会生气的才应该是Shaw。她将目光转回到Shaw的脸上,很快就再转开,似乎不敢看着她的眼睛说话:“你会做梦,Sameen,而且你会说梦话。”

   “我说梦话?”Shaw诧异地反问道,这对她是个全新的消息。她是个受过专业训练的顶级特工,而特工的专业素养之一就是,学会在失去清醒意识的时候仍然能够通过潜意识控制大脑。

   简单地说,Shaw不应该说梦话。

   “只有一句,我听了太多遍以至于无法听不清楚。”Root轻轻地说道。

   比起自己说了什么,Shaw的注意力首先放在“太多遍”上,她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我经常说梦话?”

   “不是每晚,但断断续续会有,最近一次是三天前。”Root咬了咬嘴唇。

   Shaw花了一点时间接受这个事实,然后皱紧眉头问道:“我说了什么?”

   “The Machine建议你也许应该自己看。”Root向她放手机的口袋努了努嘴示意。

   “为什么要这样麻烦?”Shaw翻了个白眼,一边掏出手机查看,“你直接告诉我不可以么?”

   “你看过就知道了。”Root困难地把这句话说出口,然后坚决地将视线转到别处,不去看Shaw和她手机上正在播放的视频文件。 

   那是很多个只有两三秒长度的短片合辑,如果不是标注的时间和日期在变化,Shaw几乎以为自己在看一段被重复播放多遍的视频:她躺在床上,闭着眼睛,面无表情地说了一句话。

   视频几十秒就播放完毕,然后Root毫不意外地看到Shaw整个人怔在那里,一动不动。

   一个Root已经知道很久,而Shaw刚刚才发现的事实是,在过去的七十二天里,Shaw说了十六遍梦话,同一句。

   实际上是十七遍,Root第一次发现Shaw说梦话那晚,The Machine遵循和她的约定并没能记录下来。

   Shaw在第一遍就听清楚了自己说的是什么,但直到最后一遍她都不敢肯定,梦里她是在对谁说这句话,究竟是Root,还是Samaritan。

   “我会做你要的任何事。”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评论(22)

热度(184)

  1. 赵子坷2012Rhaw Shooter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