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haw Shooter

德州之旅(十五)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我会做你要的任何事。”

   Root一直很享受和Shaw单独相处的时间。她们不用说话,不用做任何事,甚至不用看到对方,只需知道彼此身处同一个空间,就足够令人愉悦。她们有一种外人无法理解的默契,沉默从来不影响彼此之间的交流。

   而现在,Shaw短短几分钟的沉默却让Root感到无法忍受的窒息,因为Shaw刚刚单方面切断了她们无言交流的通道,与Shaw单独相处对于Root而言,一下子成了世界上最残酷的折磨。

   “我知道你现在有很多东西要想,我不会烦到你,Sameen。”Root哀求道,“我只求你一件事,不要把我关在外面。”

   Shaw茫然地应声抬起头,花了点时间才把视线聚焦到Root的脸上,眼前人从未有过的脆弱神色刺激她从自己的思维迷宫里走了出来。之前她想不明白的所有事情都在这一刻有了解答。

   “这就是为什么你比我更坚持要我重新做手术,无论风险多大,复健多难。”Shaw低沉地说道,“你担心Samaritan对我的脑子做了什么。”

   “手术排除了神经芯片的嫌疑,而Patrick排除了你被深层催眠的可能性。”Root疲惫地说道,“不管你信不信,他是个货真价实的催眠大师。”

   “所以我没有被Samaritan洗脑。”Shaw嘲讽地说道,“我猜那个伪神棍只是再次证实了你的判断,否则我想你不会耐心地等到今天。”

   “只剩下一个可能性。”Root露出一个悲伤的笑容,“Sameen,你做过医生,你比我更清楚。”

   “你真残忍,Root。”Shaw嘲讽的语气更加强烈,但更多地却像是在嘲讽自己,“你在逼一个已经有人格障碍的人承认自己同时还有精神障碍。”

   “我很抱歉,Sameen。”Root无力地说道,“可创伤后应激障碍不是什么值得羞愧的事情,你不需要把它藏起来让你的潜意识独自面对。”

   “我没有打算藏起来。我根本不记得那些梦,对那句话也没有任何印象。”Shaw生硬地说道,“大概这就是人格障碍不多的好处之一。”

   “那么告诉我,Sameen,”Root注视着她的眼睛,轻轻地说道,“上一次在你清醒的时候,你是对谁说的这句话?”

   Shaw面无表情地看着对面人,闭紧了嘴巴,眼神中同时射出滔天的怒火。Root强迫自己不许退缩,直视着她的双眼,坚定地说道:“看着我的眼睛,Sameen,告诉我,你对谁说过这句话?”

   “闭嘴别再问了!”Shaw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猛地探身伸手扼住了Root的喉咙,愤怒地低吼道,“该死的你知道得很清楚,Root!”

   “我知道,但是我需要你......”Root没有丝毫的挣扎,“亲口......说出来。”

   艰难地说完这句话,Root已几近晕厥,她痛苦的模样惊醒了Shaw,像突然被灼了一样连忙松开手,呆呆地在一旁看着Root大口呼吸久违的空气,整个车厢里一时间只听见她急促的喘息声。

   Root花了一点时间从窒息中缓过来,然后牢牢地盯着Shaw,后者却固执地将目光定格在别处。车厢里一片寂静。

   “Samaritan。”不知过了多久,Shaw低沉的声音打破了沉默,“我对Samaritan说过这句话。”

   然后她将目光转向Root,嘲讽地说道:“现在你满意了吗?”

   “还差一点,”Root露出一个悲伤的笑容,“除非你把下半句也说出来。”

   Shaw直直地瞪着她,似乎想用怒火威胁Root收回自己的要求,可是后者毫不退让。两人再次陷入僵持的沉默。

   最终,Root的眼里渐渐出现的可疑盈光逼迫Shaw放弃了自己的坚持,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似乎用尽了全部的力气,从紧咬的牙关中吐出几个字:

   “别再伤害她。”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评论(35)

热度(226)

  1. 哈利的护花使者Rhaw Shooter 转载了此文字
  2. 赵子坷2012Rhaw Shooter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