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haw Shooter

德州之旅番外(六)(完结)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Shaw的话语成功地将枕边人从自己的思绪里拉了出来。Root看着她怔了一会儿,然后不确定地问道:“你在说什么?”

    “Root,你曾经一个人单枪匹马闯入邪恶上帝的大本营,两次,为了我。”Shaw微微扬起嘴角,“虽然在我看来非常愚蠢,可这的确符合人们对英雄的定义。”

    “实话说,我那样做只是出于完全自私的动机。”Root露出一个真心的微笑,“但我很高兴听到你这么说,Sameen,我一直担心这会令你感到尴尬。”

    “你真的很会破坏气氛。”Shaw翻了个白眼。被Root说中了,她的确为自己陷入过需要被人拯救的境地感到尴尬,毕竟她更习惯于做救人的那一方。但是如果提起这件事能让Root从自责感伤的情绪中摆脱出来,她也没什么可抱怨的。

    “谢谢你,Sameen,为你所做的一切。”Root忍不住微笑,伸手轻轻抚上她的脸颊,“我不会把这称作忏悔,但对你说完这些后,我的确感觉轻松多了。”

    “把那个词留给你的人工智能上帝。”Shaw再次翻了个白眼,嘴角却悄悄扬起一丝弧度,“但你知道你可以对我说任何事,对吧?”

    “我知道。”Root微笑着说道,然后忍不住打了个呵欠,“只是,亲爱的,虽然我很乐意继续和你聊下去,可现在我真的好像有点困了。”

    “那么给我闭上眼睛老实睡觉。”Shaw伸手揽住她,“要聊天我们还有很多时间。”

    Root终于乖乖地闭上眼睛,满足地喃喃说道:“反正你一直都在。”

    两人一觉几乎睡到了第二天中午。

    其实Shaw醒得很早,而Root的睡眠一直非常浅,身边人只不过呼吸稍重就足以让她睁开眼睛。但是你知道,床的功能不止让人躺在上面睡觉,所以等到她们真正穿戴整齐下楼的时候,已经到了午餐的时间。

    这次Shaw没有反对Root准备一顿红酒加牛排的大餐。

    公正地说,Root的厨艺其实很不错,可由于身边总有人以她无法抗拒的方式不停骚扰,导致两块可怜的上好菲力牛排因为长时间无人理会而变成了焦炭,没能端上桌就直接被扔进了垃圾桶。

    考虑到饥肠辘辘的现实,两人只得放弃了享用大餐的初衷,继续用三明治充饥。为了不让这显得过分可悲,以及太过辜负The Machine的好意,Root还是坚持弄了一盘沙拉摆上餐桌,尽管只有她一个人对此感兴趣。

    “下午有什么计划吗?”Shaw一边大口咬着三明治,一边问道。

    Root迟疑了一刻,很快微笑着说道:“现在是狩猎最好的季节,或许我们可以去打猎?”

    “打猎是个不错的主意。”Shaw点点头,并没有错过她那片刻的犹豫,“但你刚才最先想到的是什么?”

    “你或许不会感兴趣。”Root低下头避开她的目光,无意识地用叉子戳着自己的沙拉盘,“Reese上次来这里时,给了Hanna一个体面的葬礼。”

    “你想去她的墓前看看。”Shaw肯定地说道。

    “我还从来没有去过。”Root轻轻地说道,仍然没有抬头,“以及我父母的墓地,我也很久没有去过了。”

    “那么我们吃完就去墓园。”Shaw边吃边随口说道。

    “Sameen,我很感激你的体贴,”Root迟疑地说道,“但你真的不需要陪我......”

    “我需要。”Shaw放下嘴边的三明治,不容置疑地打断她,“他们曾是你最重要的人,不是么?他们得知道你现在和谁在一起。”

    Root深深看了她一眼,露出一个真心的微笑:“好吧,不过我们得先回趟小镇。”

    接收到Shaw的疑问眼神,Root朝她调皮地眨眨眼:“既然你要见我的父母,至少得带束花,这是起码的礼貌。”

    墓园坐落在小镇外不远的一个高地上,被尽责的守墓人打理得很整洁,周边天然的优美景致也冲淡了这里哀伤的气息。

    Shaw怀中抱着两束花走在墓园的小径上,感觉非常不自在。唯一能让她忍受这样一路走过来的原因,就是身边的Root脸上那一抹促狭的笑容。

    她们先来到Hanna的墓地。墓碑上几乎没有积尘,碑前还放着一束尚未完全凋谢的花。

    “看起来经常有人来这里。”眼前的景象让Shaw做出判断。

    “我猜我不是唯一没有忘记她的人。”Root将自己手中的花束轻轻放到碑前,“嗨,Hanna,很抱歉到现在才来看你。不过我猜你也不会想见到之前的我,毕竟你是那么善良的一个女孩。”

    Shaw站在她身后,静静地看着她对着墓碑喃喃自语。

    “不管怎样,我想现在的我应该勉强可以让你忍受,至少我在尝试做个好人,当然是在一些帮助之下。”Root说着侧身指了指Shaw,“说到这个,我想介绍你认识一个人,这是Sameen,一个很酷的女孩。她总说自己是反社会人格,但其实她挽救过很多条生命,事实上,她一直以此为职业。如果当年有她在,绝对不会允许这样的悲剧发生在你身上。”

    Shaw接到她的示意后翻了个白眼,觉得这简直蠢毙了,但最终她还是勉强开口道:“嗨,Hanna,很高兴认识你。另外很抱歉我没能来得及射爆Russell那个混账的膝盖。”

    Root对她露出一个感激又忍俊不禁的笑容,然后回转身子蹲下来低头靠近墓碑,像是在说悄悄话:“她很有趣,不是吗?她也拯救过我的生命,不止一次,也不止是字面意义上。我很幸运,Hanna,在失去你之后又有了她。而我不会再失去她。”

    Shaw默默陪着她在Hanna的墓碑前待了好一会儿,直到Root站起身:“再见,Hanna,我得带Sameen去见见我的父母了。”

    尽管Root说这句话时的语气很愉悦,但等真正来到Groves夫妇的墓前时,她整个人身上还是笼罩了一层淡淡的哀伤气息,只是沉静地立在墓碑前,什么话都没有说。母亲去世的时候,Root已经成年,有足够的能力将父母葬在一起。守墓人的尽职让这块墓地并没有因年久失修而显得凋敝,但显然已经很久没有人来探望过这里。

    Shaw弯腰将怀里的花束放到墓碑前,然后站直起身,不太自在地开口说道:“嗨,Mr.and Mrs.Groves,我的名字是Sameen Shaw,我不知道你们是否高兴认识我。”

    Root有些惊讶地转头看向她,没有想到她会主动说话。

    Shaw再次觉得自己蠢毙了,但还是硬着头皮在失去勇气前将自己在路上想好的话说了出来:

    “我有第二轴人格障碍,小时候听到父亲的死讯没有眼泪被看成怪物,做医生时因为对病人没有同情心被医院开除,后来我做了特工为政府工作处理有关号码,杀了很多人,现在我为一个圣父工作处理无关号码,他只准我射膝盖。我知道我很糟糕,但这并不是征求你们的意见,只是一个礼节性的通知:你们的女儿想要和我在一起,而我不打算让她失望。”

    Root几乎瞠目结舌地看着Shaw,原本淡淡忧伤的气息被这段话搅和得一点不剩。不过很快她就耸耸肩,然后牵起Shaw的手,转向父母墓碑的方向愉快地说道:

    “嗨,爸爸,妈妈,这就是我的女孩。”

(完)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评论(44)

热度(396)

  1. Rhaw Shooter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