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haw Shooter

交集(六)

#Crossover预警:本文是被Sharmen十年后重聚照片刺激产生的新脑洞,POI&TLW Crossover, 没看过TLW的不影响阅读。

#POI时间线:《德州之旅》后

#TLW时间线:Sharmen分手十年后

--------------

(序)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

    “后来她换了一份工作,偶尔也会找我帮忙。你得承认,她总能接到些有趣的活儿让人无法拒绝。”Shaw回想起Root邀请自己跟她一起劫飞机去解决相关号码的那次美妙经历,嘴角不自觉地扬起,“讨厌的是她从不会提前告诉你她的计划,有一回帮她做完事,她只说了句谢谢就独自走了。你能想象吗?上一秒我们还在喝酒聊天,下一秒她就把我一个人扔在了迈阿密。”

    “我开始试着主动找她帮忙。她总是不耐烦的样子,装出只对工作有兴趣,可总会帮我把事情做好。”Root微笑着回忆起迈阿密的美好时光,“但有时候她也会让人忍不住生气,有一次我本来打算邀请她一起跟我去圣路易斯旅行,可她竟然不解风情地说那儿的牛排味道美妙过性爱。”

    Carmen“噗嗤”一笑:“我没有记错的话,在那之前你们有过一次......?”

    “所以你完全可以理解我为什么会生气。”Root气恼地撇了下嘴角,“不管这听起来有多愚蠢,但我真的讨厌极了那该死的牛排。我是说,我有那么糟糕吗?”

    Shaw在通讯器的另一头无语地翻了个白眼,她终于弄明白为什么那次自己会被抛下。趁着Shane转头要酒的时候,Shaw咬牙切齿地低声说道:“那只是个比喻!”

    “我知道那只是个比喻,可那是一个非常伤人的比喻。”Root撅了下嘴巴说道,而她面前的Carmen理解地点了点头,然后再度忍不住笑了起来,“我等不及想听到你们接下来的故事了,难以想象迟钝如她最后是怎么成为你女朋友的?”

    “她正式成了我的女朋友,我们像连体婴一样总是腻在一起,而奇妙的是我并没有觉得不适,反倒甘之如饴。我猜那就是恋爱的滋味。”Shane怀念地说道,“在那之前我跟几百个女孩上过床,可那是我第一次谈恋爱。我甚至去见了她的家人,当然,只是以一个好朋友的身份。她有一个温暖而热情的大家庭,那是我从没有过的。你能相信吗?他们邀请我去参加家族里一个女孩的成人礼,而我为此穿上了她母亲的白色长裙和她的恰恰舞鞋,甚至还被她家里一个做美发学徒的姑娘强迫接驳了一头长卷发。”

    Shaw瞥了一眼Shane帅气的中性打扮,想象了一下一头长卷发的她穿上裙子和高跟鞋的模样,难以抑制地嗤笑出声:“听起来是个很大的牺牲。”

    “那时候我觉得这样做是值得的。事实上,直到现在也是,如果他们能原谅我的话。”Shane自嘲地笑笑,“可惜他们永远不会再给我这个机会。”

    “无论如何,我正式成了她的女朋友。”Carmen的嘴角因为回忆起美好的时光而不自觉地扬起,“那大概是我一生最幸福的日子。她第一次尝试跟人谈恋爱,并为此付出了很多。你可以想象吗?她跟几百个女孩上过床,却在我的家人面前成功地扮演了一个讨人喜欢的害羞直女。我的母亲甚至把自己年轻时最有纪念意义的一件裙子送给了她,还打算为她介绍一个男朋友。”

    “后来我丢了工作,被迫休息了一段时间,那大概是我一生最无聊的时候。”Shaw回想起在化妆品柜台当销售员的那段憋屈经历,翻了个白眼,接着说道,“直到有一天她来找我,一切才又变得有趣起来。”

    “在那次放弃自己手头中重要的事赶去帮我之后,她丢了工作,有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没有再见到她。直到她找到一份新工作。”Root轻轻地说道,“那段时间很难熬。你能想象那种滋味吗?你想念一个人,却不敢跟她见面,因为你害怕给她带来更多的伤害。”

    “相信我,在这一点上我是专家。如果这有学位可以拿的话,我大概已经可以修得博士,因为我在这上面花了十年时间。”Carmen自嘲地苦笑,跟面露理解与同情之色的Root碰了碰杯,“唯一和你不同的是,我一直致力于避免自己受到伤害。”

    “我猜你会同意我不是个恋爱的好对象。”Shane接着说道,“我爱她,这很确定,但我做不到完全不跟第二个人调情,我发誓我没有别的想法,那只是个糟糕的旧习惯。可是这个理由显然无法阻止她为此生气,我们因此吵了很多架。公平地说,我也有理由生气,因为她也会跟男人调情,却告诉我那只是工作时的逢场作戏。我们的不同在于,她生气时最多只是用灭火器喷我一身泡沫,而我却是真的去跟另一个女人上床。没错,我是个盖章认证的混蛋。”

    “你得知道,她真的曾经努力尝试做个合格的女朋友。”Carmen摇摇头说道,“但她有个糟糕的特质,几乎每个见到她的女人都会疯狂地迷恋上她,而她无法坚决地对那些人说不。这就是你跟一个万人迷谈恋爱的坏处,你永远有一种她会被抢走的危机感,而这会让你被妒火冲昏头脑失去理智,甚至变得歇斯底里。我记得有一次我甚至用灭火器喷了她一身泡沫。”

    “完全可以理解。”Root同情地说道,想起那次Shaw为了任务跟一个叫Thomas的号码贴身调情,而自己只能在通讯器另一头冷嘲热讽,最后还被她掐断通讯的憋屈经历,“她会告诉你那只是逢场作戏,而你看得到的却是她乐在其中。”

    “你的确是个混蛋。”Shaw对Shane的自我评价表示赞同,完全明白Root在指什么,“Carmen是对的,为了工作有时候你不得不逢场作戏,而那些小心眼的家伙却总在你的耳边絮絮叨叨,表现得就像你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以至于到最后你真的觉得自己好像有些对不起她,不得不主动去找她道歉。”

    “最可恨的是,在那之后她明明是想来找你道歉,却绝不肯说出口,只会找个蹩脚的理由来见你。”Root翻了个白眼,对Carmen说道,“你能相信吗?一个有医学背景的家伙跑来问一个程序员关于化学制剂的问题,看在上帝的份上!”

    “公平地说,我认为考虑到我那位双胞胎姐妹的迟钝程度,她能这么做几乎已经等同于示爱了。而你只会比我更了解她。”Carmen微笑着中肯点评,“所以我猜,尽管你在虚伪地抱怨,可事实上这时候我应该说恭喜,不是么?”

    “好吧,那次她的确放弃了一个去巴塞罗那工作的难得机会。说真的,那份工作很适合她,而且薪水相当优厚。”Root脸上忍不住泛起甜蜜的微笑,“可是,她的原话是,‘我猜这里有我在意的人’。”

    “我总是先做错的那个人,也总是先低头的那个人。”Shane靠在吧台上闷闷地说道,“我知道我是个糟糕的家伙,但是我爱她,更害怕失去她。我在收容院长大,从没有过家,她第一次让我感觉自己有了一个家。”

    “我知道她是个混蛋,可不管她做了什么让我伤心的事情,我永远没有办法不原谅她。”Carmen轻轻地说道,“而她总会给我原谅她的理由,我也不知道这是幸运还是不幸。”

    “自从我找到新工作,我们又开始时不时搭档。她仍然是个工作狂,甚至比以前更加拼命,为了事业从来不在意自己的健康,有一次她差点过劳而死。”Shaw想起有一回Root在跟Martine的枪战中为了迷惑Samaritan掩护号码不要命地扔了双枪,之后却双重标准地给自己扎了一针管足以放倒一头牛的镇静剂好让她退出行动以保安全,有些气恼地说道,“而讽刺的是在同时她会为了让我能够休息偷偷给我下安眠药。”

    “我们又开始合作,她依然是那个你可以放心把后背交给她的最佳拍档。”Root顿了顿,尝试回忆Shaw究竟救过自己几次,最后挫败地决定把这个问题交给The Machine统计,“跟以前不同的是,我渐渐无法只把她当成一个工作上的拍档,我猜连我们的同事都能看出这一点。而她也渐渐懂得表达关心,以她特有的方式。”

    “当时我们有个共同的朋友Dana,是个天才的职业网球手。在她的事业正走向巅峰的时候,却意外因为乳腺癌去世了。你得知道,那时候我们都很年轻,死亡对我们来说是一件非常遥远的事情,可是突然之间,我们一群人当中最健康的那一个就这样离开了。”Shane陷入自己的回忆,“那天她在花园里种花,我坐在台阶上看着她,忽然意识到这一切是多么脆弱,于是冲动地开口向她求了婚。”

    “我猜在面临生死时你的确会做出些连自己也不明白的事情来。”Shaw耸耸肩,想起自己和Root之间的第一个吻。    

    “我们相爱,吵架,讲和,做爱,然后再次吵架,讲和,做爱。我以为我们会将这个相处模式持续很久。可是Dana的去世改变了一切。”Carmen说道,“Dana是她最好的朋友之一,这对她打击很大。我不知道做些什么可以让她感觉好些,而就在这个时候,她开口向我求婚。”

    “你们已经进入求婚的阶段,而我们之间才发生第一个吻。”Root泄气地抱怨道,“那甚至不是一个真正的吻,她就那么毫无征兆地冲上来,粗暴得把我的牙齿都磕疼了。”

    Shaw在另一头翻了个白眼,对Shane说道:“我第一次亲她的时候,她激动得都哭了。”

    “我向她求婚的时候,她可不是这种反应。”Shane自嘲地说道,“我猜当时她比我更清楚我根本什么都没准备好,只是在害怕失去一切的恐慌中绝望地想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但最后她还是答应了。”

    “她爱我吗?是的。她准备好结婚了吗?我不这样认为,所以我并没有第一时间答应她。”Carmen自嘲地笑笑,“但我最终还是答应了。你能理解那种心情吗?你明知道这样做是飞蛾扑火,可是你无法任由自己心爱的人独自在黑暗中挣扎。”

    “相信我,我完全理解。”Root勉强扯了下嘴角,记起自己疯狂地寻找Shaw的那段日子。

    “那之后我们有一段时间没有联络。”Shaw同样记起了那段日子,“她像个疯子一样到处找我,甚至一度放弃了自己的工作。说真的,我没想到她会这么做,她的事业就是她的信仰,她从来都把它看得比生命更加重要。”

    “在我们第一次亲吻之后,她就失踪了。”Root轻轻地说道,“我到处找她,但是怎么也找不到。每个人都劝我放弃,但是我做不到。我怎么能做到?她甚至还没有向我解释那个吻。”

    “不管怎样,她答应了我的求婚。朋友们为我们筹备了一场盛大的婚礼。我们甚至得到了彼此家人的祝福。你得知道,那之前她为了跟我在一起跟家人闹翻了,而我的父亲从来没承担过作为父亲的责任。而在婚礼的前一天,他们都出现了。”Shane自嘲地说道,“一切都很完美,除了我。”

    “不管怎样,我们准备结婚了,我甚至意外地得到了家人的祝福,本来我因为出柜跟他们闹翻了。”Carmen苦笑了一下,“一切都很完美,直到她的父亲出现。”

    “在婚礼的前一天晚上,我看见我的父亲背着他的女友跟一个他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年轻女孩偷情,这让我惊觉自己身上流着他的血液。”Shane说道,“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总之,我害怕了,然后逃跑了,把她一个人扔在婚礼的圣坛上。”

    “胆小鬼。”Shaw翻了个白眼,简单地评价。

    “确实。”Shane自嘲地笑笑,“她是我最不想伤害的人,但我当时真的控制不了自己。信不信由你,可她不是唯一因此而心碎的人。”

    Shaw沉默地听着没有说话,这让Shane有点意外:“没有毒舌评论?这可不像你。”

    “我不敢相信自己会这么说,”Shaw记起那颗从自己手中射出,让Root失去一半视力的子弹,有些艰难地说道,“但我竟然能够理解你。”

    “一开始我以为Mr.McCutcheon终于决定履行一回身为父亲的责任,对他充满了感激。”Carmen嘴角泛起讽刺的笑意,“然而事实证明,他的出现只不过是为了让她有个理由把我一个人扔在婚礼的圣坛上。”

    “我很抱歉。”Root轻轻地说道,并不只是对面前的Carmen。

    “不用抱歉,就像我说的那样,karma is a bitch,我为了和她在一起伤害了一个无辜的女孩,然后自己也尝到了被抛弃的滋味。”Carmen自嘲地说道,“你知道最讽刺的是什么吗?在所有的心碎和羞辱之后,我竟然能够理解她为什么这样做。她是如此的确信一个McCutcheon永远不可能忠实于爱情的承诺和家庭的责任,以至于害怕将来会更深的伤害我,所以决定在一切都不可挽回之前离开。你可以说她是个胆小鬼,可某种程度上,她做了一个无私的决定,以她独有的方式,她为此受到的伤害也许并不比我更少。”

    Root记起Shaw落在Samaritan手中之后的选择,沉默着没有接话,这让Carmen看了她一眼:“很难理解,呵?”

    “并不真的这样。”Root微笑着说道,眨了眨眼睛收回可疑的盈光,“有时候人们会做一些他们并不骄傲的事,可那并不是因为自私,而是因为爱,不管他们自己是否意识到。”

    “不管怎样,我的故事结局就是这样,该你了。”Shane深深吐出一口气,问Shaw,“后来她找到你了吗?”

    “找到了。”Shaw简单地回答。

    “这就是我的故事,你呢?”Carmen问Root,“你最后还是找到她了,不是吗?”

    “的确。”Root微笑着说道。

    “然后?”Shane和Carmen在同一时间追问,让Shaw和Root默契地各自翻了个白眼,却谁也不愿意先开口回答这个问题。

    “女士们,我十分不情愿打扰两位对你们罗曼史的美好回忆,但事实上我们有新情况,而你们必须行动了,你们两位都是。”Finch有些急切的声音从通讯器里传来,打破了Shaw和Root之间的微妙僵持,“Mr.Reese在Shane一副摄影作品的背景中发现了黑帮交易的隐藏信息,我们有理由相信这才是她的号码会跳出来的真正原因。而更糟糕的是,我们刚刚又有了一个新号码,Carmen de la Pica Morales。”

--------------

(序)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


评论(31)

热度(2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