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haw Shooter

第二次机会(八)(完)

#基于第五季肖失忆传言的新脑洞,与【POI:SHOOT】系列相互独立。

(序)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Shaw在第二天的清晨敲开了Root的房门。对方和她一样,身上还穿着昨天的衣服,显然也一夜没睡。

    Root站在门边平静地看着她,露出一个疲惫的微笑:“什么让你花了这么久?”

    “我饿了。”Shaw面无表情地说道。

    Root的嘴角的弧度放大了些,伸手示意她进门:“让我看看我能做些什么。”

    Shaw倚在厨房的门口,看着Root在里面忙碌。过了一会儿说道:“我能用你的浴室冲个凉吗?”

    “你知道浴室在哪儿。”Root没有回头,愉快地说道,“卧室的左边衣橱里有你的衣服。”

    Shaw从浴室出来的时候,看见Root已经坐在餐桌前,面前只有一杯咖啡。而对面的盘子里摆好了丰盛的早餐,显然是为她准备的位置。

    她拉开椅子坐下,不客气地大口吃起来。

    “你应该吃点东西。”她一边吃一边没有抬头地说道,“今天会是很长的一天。”

    “谢谢提醒。”Root不置可否地端起咖啡小小喝了一口,然后说道,“找到你想找的东西了吗?”

    “没有。”Shaw没有为自己被揭穿找借口去翻卧室感到任何窘迫,“我需要你告诉我应该找什么。”

    “你真是诚实得可爱。”Root微笑着说道。

    Shaw快速地解决了早餐,在面前也只剩下一杯咖啡的时候,才开口说道:“你的上帝昨晚和我聊了会儿天,而且看起来她并不希望你知道这件事。”

    “那么为什么你要告诉我?”Root平静地说道。

    “因为我是个保守不住秘密的人。”Shaw自嘲地说道。

    Root有些生气地放下了手中的咖啡:“别拿这个开玩笑,Shaw,这不好笑。”

    “好吧。”Shaw耸耸肩,“可你并不为这个消息感到意外。所以我猜她只是帮你个忙,告诉我一些必要的信息又避免你看见我难堪。说真的,这有点多余,你早就见过我最糟糕的模样。”

    Root避开她的视线,犹豫地说道:“你不介意?”

    “如果说不介意,我是在说谎。但既然我做了选择,就会承担后果。”Shaw平静地说道,“我能接受Finch认为对我最好的决定是忘记,但你不应该,Root,我相信你,比相信其他人更多。”

    “我知道,所以我才会出现在你面前。”Root有些困难地开口,“而我为此讨厌自己。”

    “为什么?”Shaw有些惊讶,“你只是做了我希望你做的事。”

    “对我来说更像一个借口。”Root自嘲地笑了笑,“你本来无意找回记忆,如果我不出现,你完全可以没有负担地重新开始一切。”

    “你在说如果没有这个理由的话,你就不会出现吗?”Shaw挑眉问道。

    “我不知道。”Root露出一个自嘲的笑容,“或许我会远远看着你,然后为可笑的自我牺牲而感到满足也不一定。”

    “如果你那样做,我会为当时的自己感到抱歉。”Shaw低沉地说道,“竟然把最后的希望寄托在这样愚蠢的女人身上。”

    “有时候我真希望自己能够愚蠢些。”Root轻轻叹息。

    “所以你知道那段话是什么意思。”Shaw若有所思地说道,“我是说,Samaritan抓到你时,我在那段录影里说的话。”

    “一开始我并不很明白,直到Greer告诉我说这是你改换阵营所要求的报酬,和我做一个体面的告别,我才意识到你在救我,这实在有点令人尴尬,本来我当时是打算去救你的。”Root脸上泛起一个苦涩的微笑,“后来事情变得越来越糟,我也越来越明白了你的意思。”

    “这真讽刺。”Shaw自嘲地说道,“现在不知道那句话意思的人是我。”

    “我猜你指的是最后一句?”Root毫不困难地指出来。

    Shaw点点头:“我想不出来会让你替我向谁问好。”

    “是个小姑娘,她的名字是Gen。”Root微笑着说道,“她有一个伟大的理想,长大后成为国际间谍。”

    “而我会提到她是因为?”

    “你救了她的命,而她把自己最珍贵的东西送给了你作为报答,传自她祖父的列宁勋章。”Root从口袋里掏出一枚老旧的勋章递给她,“这就是你想找的东西。”

    Shaw接过勋章仔细看了看,然后抬头仔细看了看Root,皱眉说道:“你确定吗?我还是什么都记不起来。”

    “我很确定,因为它的确派上过用场。”Root点点头,“不过为什么你会这样问?你认为失忆也是你自己的选择?”

    “难道不是?”Shaw反问道。

    “你真可爱,Sameen。”Root轻笑着摇摇头,“我没有骗你,你的确是在我们与Samaritan的最后一战中受伤才失去了记忆。”

    “当你这么说的时候,我当时属于哪一方?”Shaw追问道,“你口中的我们还是Samaritan?”

    “为什么你要介意这个?”Root愣了一下,“你是我们能够最终胜利的关键,Sameen。我不会骗你。”

    “我相信你没有骗我,可也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Shaw面无表情地说道,“一个白痴成不了决定胜负的关键,所以我当时在为Samaritan效力,对不对?”

    Root沉默了片刻,然后不情愿地点了点头:“但这不重要,Sameen,重要的是你在最关键的时刻清醒过来,给了Samaritan致命一击。”

    “所以我当时被洗脑了。”Shaw冷静地说道,“这不是什么我无法接受的答案,你不需要瞒着我,Root。”

    “抱歉,Sameen。”Root轻轻地说道,“我只是觉得这些都已经不再重要。”

    “我想最有资格决定它们是否重要的人是我。”Shaw低沉地说道,“所以,当我问出接下来的问题时,Root,试着别再避重就轻地回答。”

    “我会尽力。”

    “很好。”Shaw平静地说道,“第一个问题,你和我的关系,比Finch或者Reese跟我更亲密。我可以这么说吗?”

    Root愉快地点了点头:“当然可以。”

    “那么,当他们来找我的时候,你在哪里?”Shaw注视着她问道,“别给我那些‘一个女孩总会有些事要忙’之类的废话,Root,直接回答我,你当时在哪里,做什么?”

    “好吧,很抱歉没能第一时间去找你,Sameen,但是我当时真的走不开。”Root轻轻叹了口气,“那时我在重症监护室,忙着让自己活过来。”

    Shaw沉默了片刻,有些艰难地问道:“我是导致你受伤的原因吗?”

    Root咬了咬嘴唇,轻轻说道:“你当时并不是你自己,Sameen,Samaritan对你的脑子做了非常糟糕的事情。”

    “所以的确是我。”Shaw咬紧了牙根。

    “别怪你自己,亲爱的,这很值得。你在那之后就恢复了清醒,否则我们不会赢。”Root微笑着说道,“说真的,这会是部卖座电影的好题材,误入歧途的特工被手中爱人的鲜血惊醒,然后大发神威拯救了世界,多么感人!”

    “非常感人,以至于Reese想要通过揍我表达他的感动。”Shaw讽刺地说道,“而你知道什么?我现在想去揍他一顿,为他当时下手太轻。”

    “我喜欢你独特的道歉方式。”Root调皮地朝她眨眨眼睛,“那么现在请允许我愉快地告诉你,你的道歉已经被接受了,亲爱的。”

    出乎她的意料,Shaw并没有对此翻上一个白眼,却有些窘迫地转开了视线,过了一会儿之后低声说道:“谢谢。”

    Root怔了一下,一时不知道该怎么接话,鉴于自己并不想回答“不用客气。”

    “下一个问题。”过了好一会儿,Shaw才继续开口,“一个白痴是不可能再被洗脑的,而你却说你用上了这枚列宁勋章。所以,你是在何时用上的它?为什么在那之后我仍然在Samaritan那边?”

    “我很抱歉,Sameen。”Root沉默了一会儿才艰难地说道,“我找到了你,但是无法救出你。”

    Shaw花了两秒钟才理解了她没有说出口的潜台词,猛地站起身。

    “你是有多么愚蠢!”她愤怒地低吼道,“我把自己变成废物就是不想被Samaritan利用,而你却为它送上一台杀人机器!”

    “我真的很抱歉。”Root避开了她的视线。

    “而你刚才竟然说你知道我那段话是什么意思!”Shaw稍稍冷静下来,讽刺地说道。

    “我会令你记起来,我做到了。”Root轻轻地说道,“至少当时做到了。”

    “别装作你没有听到后面那句话。”Shaw再次被她激怒,“我说杀了我,在我杀死你之前!”

    “但你没有杀死我,不是吗?”Root迎上她的视线,不再退缩,“别这样看着我,Shaw,我做到了你说的每一句话。”

    室内一时变得沉寂,只听得见Shaw因为愤怒而变得急促的重重呼吸声。

    过了很久,Shaw终于冷静下来,坐回椅子上。

    “你知道什么,Root?我很清楚自己变成白痴之后会是什么样子,但是我一点也不感激你。”Shaw讽刺地说道,并不确定更多的是嘲讽对方还是自己,“你廉价的同情心让我的牺牲显得可笑而无谓,完全没有任何意义。”

    “我很抱歉。”Root艰难地说道,“但如果再来一次,我还是会这么做。”

    “因为做一个没有自我意志的杀人机器对我来说是比当白痴更好的选择。”Shaw讽刺地说道。

    “不,是对我更好的选择。”Root轻轻摇头,自嘲地说道。

    Shaw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她在说什么:“你情愿被我杀死,而不是反过来。”

    “我们能换个话题吗?”Root勉强扯出一个笑容,“我有点厌烦不停说抱歉了。”

    “事实上,我想真正应该说抱歉的那个人是我,鉴于我所造成的巨大伤害。”Shaw低沉地说道,“我很抱歉,Root,我泄露了你人工耳蜗的秘密,并且充当了他们的诱饵。”

    “你永远不会这么做,那不是你,只是Samaritan搞乱了你的脑子。”Root轻轻地摇头,“这不是你的错,Sameen。”

    “这是我的错。”Shaw咬紧了牙根,“我一定是对自己的反审讯能力过于自信,而没有及时采取信息切断措施,所以才会被他们抓到突破的漏洞。”

    “信息切断措施,这就是你那么残酷地对待自己的解释?”Root难以接受地反问道。

    “我受过训练,当无法继续保持意志清醒的时候,必要的措施就会被采取,在彻底崩溃之前。”Shaw平静地说道,“我不能解释的是自己为什么没有选择自杀,有什么事是我必须活下来完成的吗?”

    “我不知道。”Root露出一个复杂的微笑,“但我很庆幸你没有那么做,你甚至还没有来得及向我解释那个吻,Sameen,我们之间的第一个吻。”

    “可我们之前已经上过床?”Shaw愣了一下。

    “我是个传统的南方女孩,亲爱的,”Root耸耸肩说道,“亲吻是留给爱人的。”

    “这就是为什么你一开始不愿意亲吻。”Shaw若有所思地说道,停顿了好一会儿,她的嘴角微微勾起,“我有一个猜想,Root,而验证它需要你的帮忙。”

    “什么猜想?”Root有些奇怪。

    “我会解释的,在你回答我的问题之后。”Shaw的眼神渐渐亮了起来,“为什么你后来会接受我的亲吻,Root?我甚至没有记起你。”

    “我真的需要回答这个问题吗?”Root勾起嘴角。

    “多一点确认不会有坏处。”Shaw耸耸肩。

    “好吧,我爱你,Sameen,”Root轻轻叹息着说道,“虽然你该死的早就清楚这一点,即便失去了记忆。”

    看见Shaw整个人像雕塑一样定住,Root优雅地翻了个白眼:“这对你来说有那么意外吗?”

    Shaw终于从雕塑状态解冻,抓起面前的杯子,一口气喝光了里面的咖啡,然后简单地说道:“有一点。”

   “我已经回答了你的问题。”Root按捺住心底隐约的失望,微笑着说道,“现在告诉我,你的猜想是什么?”

   “关于我失忆的原因。”Shaw看着她低沉地说道。

   或许是由于咖啡的熏染,Root觉得她此刻略显沙哑的声音格外有质感,并且性感。

   “我以为我们已经讨论过这个问题了,Sameen。”Root有些困惑地说道。

   “我知道,但有件事你不知道。”Shaw勾起嘴角,“我一直觉得Hersh的办法很愚蠢,所以在掌握自我催眠的原理之后,尝试做了一点改动,可以只锁住记忆。”

    Root怔住了,花了几秒钟才理解了她的意思:“你在说,其实失忆也是你自己的选择吗?”

    “容我自我辩护一句,我当时意识并不非常清醒,否则不会允许自己逃避现实。”Shaw低沉地说道,“可当时的情形对我来说的确有些难熬,忘记也的确是最方便的办法。”

    “如果我是你,就不会对自己这么苛刻。”Root微笑着说道,“因为你当时昏迷了过去,Sameen,你的大脑只是自动启用了对你来说最好的防御机制。”

    说完这句话,她突然愣了一下,然后在脑子里回放一遍两人刚才的对话,确认了一件事。

    “你用了不同的时态。”Root喃喃地说道。

    “什么?”Shaw挑眉问道。

    “你用了不同的时态!”Root的眼睛闪亮起来,脸上露出忍不住的灿烂微笑,“下次你想要隐瞒一件事,试着藏好一点,亲爱的。”

    Shaw摇摇头翻了个白眼:“我讨厌太聪明的女人,把乐趣都搅没了。”

    “不,你爱死我了。”Root得意地说道,“说真的,我没想到打开你记忆的钥匙真的在我手里。”

    “这对你来说有那么意外吗?”Shaw把自己恢复记忆之后听到的第一句话回敬给了她。

    “有一点。”Root微笑着站起身,绕过餐桌向她走去。

    Shaw嘴角勾起一道愉悦的弧度,迎上了她。

    “欢迎回来,Sameen。”Root轻轻抚摸她的脸颊,努力控制自己的声音不要显得颤抖。

    Shaw注视着她没有说话,表情慢慢变得认真,而视线则渐渐集中到眼前期待地微微张开的红唇。

    两人唇瓣相接的那一刻,Root忍不住闭上了眼睛。她从没如此安心地贪恋一个亲吻,即便感觉下一秒自己就会窒息,她也不想与对方分离。直到Shaw轻轻拉开了彼此的距离。

    “我好像还欠你一个解释。”迎上Root迷蒙的疑问眼神,她低沉而温柔地说道。

(完)

(序)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评论(65)

热度(406)

  1. 佚名啊Rhaw Shooter 转载了此文字
  2. Rhaw Shooter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