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haw Shooter

Eye to the soul(一)

(序)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Shaw发现自己处在一个几乎可以称得上奇妙的境地,即便是对她而言。

     她轻松地挣脱了绑缚手脚脖颈的镣铐,跳下手术台放倒室内的医生和打手,身体状态像她最健康最巅峰时一样好。她步履轻盈地走向门口,不抱希望地尝试着推了下,那扇本来需要指纹验证的厚重钢门却就这么开了。

     跨过那扇门是一片白茫茫的世界,什么都没有。Shaw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房间也消失了。整个空间只有她一个人。

     再转回头,她面前多了一个清秀的小男孩。

     Shaw之前没有见过这个小男孩,但很清楚他的基本资料:Gabriel Hayward,十岁,社保号码后四位1021,无犯罪记录,Samaritan代言人,Root某种意义上的同行,可惜不同路。

     小男孩正用不符合他年纪的审视眼神抬头看着她,沉稳地说道:“很高兴终于可以跟你面对面,Agent Shaw。不得不说,你有一点超出我的预期,但只有一点。这可以理解,你毕竟还是人类,真遗憾。”

     Shaw翻了个白眼,对小男孩摇摇头叹了口气,说道:“Gabriel,回到你爸爸妈妈身边去,做个小天才该做的事,比如赢得个国际象棋冠军什么的,那比做上帝代言人要无趣,但至少不需要被拉到我的幻觉里念些奇怪的台词。”

     小男孩不为所动,冷静地说道:“所以你知道这是幻觉?”

     “而你的出现提醒了我这是谁的功劳。”Shaw再次翻了个白眼,“你的任务完成了,可以消失了。”

     随着她话音落地,小男孩果然倏地消失了。    

     “有意思。”眼前的景象让Shaw若有所思地说道。她低头嫌弃地看了看自己那身说不清是囚服还是病号服的丑衣服,“既然这是我的幻觉,那么至少可以按我的心意来。”

     意料之中地,她在眨眼间换了一身最符合心意的黑色行动装束。

     Shaw满意地点了点头:“再来点玩具吧。”

     眼前瞬间出现一排长长的枪架,让Shaw的嘴角勾起一丝弧度。她随手取下一把手枪在手中玩弄,自言自语道:“看来幻觉也不全是坏事。”

     “我记得你并不喜欢Double Tap,Sam。”她耳边突然响起一个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带着Root标志式的调情意味。

     Shaw猛地转身朝向声音的主人,额头差点撞上对方高挺的鼻尖。

     她后退一步,抬起头没好气地说道:“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这得问你,Sameen。”Root微笑地着看着她说道,“这可是你的幻觉。”在“你的”这个词上,她加了刻意的重音。

     Shaw愣了一下。没错,这是她的幻觉。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掌中的手枪,昂贵而不实用的Double Tap。这绝对是Root的品味,而不是她自己的。

    “原来你这么想我,亲爱的。”Root附在她耳边调笑着轻轻说道。

    “你不应该出现。”Shaw恼火地抽开身。

    “为什么不?”Root假装委屈地皱了皱鼻子,“你更愿意看见别人?”

    “考虑到我的处境,任何人我都不想见,”Shaw生气地说道,“特别是你。”

    “可以理解,考虑到你那可爱的保护欲。”Root微笑地说道,接着变得严肃起来:“那么你真的应该想一想,Sameen,为什么我会出现在你面前?”

    Shaw下意识地绷紧了神经。Root只会在面对真正重要的事情时露出这样严肃的神色。

    “想一想,Shaw,好好想一想。”Root伸出双手用力抓住她,看着她的眼睛认真地说道,“为什么我会出现在你的幻觉里?”

    Shaw愣愣地将视线顺着Root抓住自己胳膊的手移到她的手臂,再上移到她的肩部,记起自己曾经将一颗子弹射向那里,而那是她最后一次看见Root使用Double Tap这款手枪。

    她和Root偶尔也会交流对枪械的使用心得,有一次提到过Double Tap。对于这款手枪,Shaw并没有什么好感,一次只能发射两发子弹,没有弹匣,换子弹时容易卡壳,而且难于控制射击精度。但抛开这些,这款手枪小巧的外形很适合Root纤细修长的手掌握住。

    “它倒是挺适合你。”Shaw记得自己曾经用讽刺的语气对Root这么说过,在一次为处理相关号码行动做火力准备的时候。

    Root当时只是微微一笑,拿起一把可以连发15发子弹的Glock 19朝她晃晃:“曾经适合,现在我需要更实用些的,毕竟这次要面对的不是Harold。”

    那之后她们再没有提过Double Tap。

    Shaw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想起这些,也不知道这是不是Root要自己想起的事情。

    “你在正确的轨道上,Sameen。”Root像是听到了她的心声,微笑着说道,“再努力想一想。”

    “你知道,一点小提示会很有帮助。”Shaw挫败地揉了揉眉心。

    “所有我能说的就是,我是你的幻觉,Sameen。”Root看着她温柔地说道,“我所说的每一个字都是你认为我会说的。”

    “而有些话我认为你不会说。”Shaw喃喃自语。

    “但你早就知道了。”Root微笑着说道。

     Shaw倏地一惊。

     关于Double Tap,Root永远不会说,而她早就知道的是,那次Root并没有说出放弃它的真正理由。这款手枪就像黑色指甲油一样,是Root的标志,她不会只因为容弹量就放弃自己的标志。她不再使用Double Tap是因为这款手枪没有缓冲器,后坐力非常大,已经不再适合肩部受伤之后的Root。

    Shaw深深吸了口气,抬起头看向Root说道:“我从没有为此说过抱歉。”

    “而我也从没有为此说过谢谢,所以我猜我们扯平了。”Root微笑着说道,“但我出现不是为了听你说抱歉,Sameen。”

    “不,你只是为了提醒我别再次做出需要抱歉的事。”Shaw冷静的语气里有压抑不住的恼火,“该死的黏糊糊的骗子在引诱我喜欢上幻觉里随心所欲的滋味。”

    “这才是我的女孩。”Root欣慰地说道。

    Shaw翻了个白眼,有些生硬地说道:“我欠你一个人情。”

    “不需要感谢我,亲爱的。还记得吗,我只是你的幻觉。”Root微笑着说道,“顺便提一句,很荣幸成为你的心灵之锚。”

    “别自作多情。”Shaw再次翻了个白眼,然后在Root含笑的眼神下无奈地摇了摇头,“好吧,你勉强算是个警报器。”

    “任何你需要我的时候,Sameen。”Root微笑着说道,然后消失在Shaw眼前。

    Shaw沉默地看着她消失的所在,开始一字一句仔细回忆自己刚刚跟Root的对话。

    “别担心,Shaw,你没有喊出她的名字。”Reese低沉的声音从枪架的另一端传来,“Samaritan不会知道你在跟谁说话。”

    “我没有担心这个。”Shaw翻了个白眼。

    “没必要嘴硬,Shaw。”Reese向她走过来,“我只是你的幻觉,记得吗?”

    Shaw再度翻了个白眼:“多谢提醒。”

    “不用客气。”Reese随手从架上取了一挺狙击枪掂了掂,满意地说道,“看起来幻觉有时候也不坏。”

    Shaw神色一凛,抓起手边最近的一把冲锋枪指向Reese。

    “嘿,放轻松。”Reese连忙高举双手,“那句话只是对你品味的善意称赞,Shaw。”

    “抱歉。”Shaw讽刺地说道,并没有放下手中的冲锋枪,“我现在对这种话有点敏感。”

    “好吧,让我们重新来过。”Reese无奈地说道,“幻觉很糟糕,Shaw,但这挺巴雷特真的不坏。”

    Shaw终于不再用枪口指向Reese,面无表情地说道:“你来干什么?”

    “陪陪你,你看起来有点需要这个。”Reese耸耸肩,“我知道我不是Root,但总算是你的搭档。”

    “从何时开始我会需要人陪?”Shaw嘲讽地说道。

    Reese嘴角浮出一丝笑意:“所以你没有否认Root是不同的。”

    Shaw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说道:“如果你没什么有用的话说,最好现在就给我消失。”

    “但我没有消失,不是吗?”Reese微笑着说道,“你需要我陪你聊聊天,Shaw,这就是我为什么会出现。”

    “从不知道你是这么好的谈话对象。”Shaw讽刺地说道,“那么我们聊什么?”

    “你此刻心底的不安。”Reese的神色变得严肃,“鉴于你刚刚发现自己陷入了一个困境。”

    “我已经被困在幻觉里。”Shaw嘲讽地说道,“还有什么困境能比这更糟糕?”

    “悖论困境。”Reese低沉地说道,“你最想保护的人,恰恰是你最需要的人。”

    Shaw在沉默了几秒钟后面无表情地说道:“再一次的,多谢提醒,现在你可以消失了。”

    “一个过来人的小建议,Shaw,在我消失之前,”Reese微笑着说道,“Root不是你的困境,她是你力量的来源。”

(序)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评论(29)

热度(334)

  1. 赵子坷2012Rhaw Shooter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