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haw Shooter

Eye to the soul(二)

(序)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Reese在说完那句话之后就消失了。Shaw立在原地,做好了凭空再冒出一个人的准备。然而这一次她等了好一会儿也没有人出现。

    终于清静了。Shaw撇了下嘴角,开始思考自己目前的处境。

    坏消息是,她处在幻觉里。而好消息是,她知道自己处在幻觉里。

    然而她并不知道这样的状态能维持多久。当她再也分不清自己身处现实还是幻觉的时候,就是Samaritan成功撬开她嘴巴的时候。

    “嘿,不管是谁,帮个忙。”Shaw抬头对着什么也没有的上空说道,“当我开始搞不清楚状况的时候,提醒我结果自己。”

    “乐意帮忙,但我很怀疑可行性,Shaw。”一个低沉的声音从她背后传来。

    Shaw猛地转身,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

    “Hersh。”Shaw翻了个白眼,“当然是你。”

    “不得不说,你有点令我失望,Shaw。”Hersh摇摇头,“自杀,真的吗?我应该把你训练得更好。”

    “我没打算现在就自杀。”Shaw耸耸肩,“只是总要准备个B计划,你教我的。”

    “那么你的A计划是什么?”Hersh挑眉问道。

    “也是你教我的。”Shaw嘴角勾起一丝弧度,“运用一切资源,藏匿,休整,等待,然后反击。”

    “这才是我认识的那个Shaw。”Hersh死板的脸上露出一丝难得的微笑。

    Shaw嘴角的弧度放大了些:“顺便提一句,我知道这么说有点逊,可是,Hersh,你死得像个真正的英雄。”

    “只是运气好。”Hersh老脸上划过一闪即逝的红晕。

    这个发现让Shaw难得地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你竟然会害羞?”

    Hersh尴尬而恼火地说道:“我在你心目中就是这样的人,Shaw?”

    “抱歉,Hersh。”Shaw干咳着努力让自己恢复面无表情的状态,“我也是刚刚才发现这一点。这都是幻觉的错,你知道的。”

    Hersh哼了一声。

    “让我们回到正事上。”Shaw尽量让自己严肃起来,“有任何建议吗,关于A计划?”

    “我所知道的都已经教给你了,Shaw,你很清楚自己该怎么做。”Hersh恢复了平静,低沉地说道,“但是我的确有几个忠告给你。”

    他严肃的态度让Shaw彻底恢复了特工的冷静,点头说道:“我在听。”

    “第一个忠告,和我们在海军陆战队第一次见面时的那个忠告一样。Shaw,特工没有像英雄一样死去的权利,你的使命是完成任务,哪怕这需要你像条狗一样活着。”

    “你知道我有第二轴人格障碍,Hersh。”Shaw平静地说道,“我没有可笑的英雄或尊严情结,这不是问题,如果这是你所担心的话。”

    “很好。”Hersh点点头,“因为我的第二个忠告就是,好好利用你的人格障碍。”

    Shaw有些疑惑:“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Hersh微微一笑:“得了吧,Shaw,你和我都知道你的所谓人格障碍究竟是怎么回事,没必要对我撒谎。记得吗,我只是你的幻觉。”

    “介意解释得更清楚一点吗?”Shaw皱起眉头。

    “非常好。”Hersh并不回答,却满意地微笑,“继续保持,这样Samaritan才会相信你真的什么都不在意。”

    “好吧。”Shaw翻了个白眼,“我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Hersh,但我竟然明白了你的意思。不管这听起来有多奇怪。”

    “而第三个忠告就是,管好自己的嘴巴,Shaw,别再叫我的名字。”Hersh接着说道,“或者任何一个人的名字。”

    “唯一我会叫你名字的原因是你已经死了。”Shaw耸耸肩,“你也没有家人朋友,我不会再给你带来任何麻烦。”

    “非常正确,你只会说出死人的名字。”Hersh严肃地说道,“然而当Samaritan发现这一点时,你认为会发生什么事?”

    Shaw倏地一惊。如果Samaritan发现了这一点,也就发现了她还有清醒的意识,而这是她最后的底牌。

    “我很感激你的提醒。”Shaw真诚地说道。

    “不用谢我,意识到这一点的是你自己。”Hersh低沉地说道,“你是我最好的学生,Shaw,直到现在你做得还算不错,继续保持,别让我面上无光。”

    “你知道我的任务完成率是百分百。”Shaw勾起嘴角,“而我无意破坏这个完美的纪录。”

    “我一直知道你不会让我失望。”Hersh回以微笑,“现在,让我们来谈谈你的B计划。我是说,关于可行性的问题,如何判断你是否真的已经搞不清楚状况?”

    Shaw沉默了一会儿,然后面无表情地说道:“很简单,我会给你一个启动B计划的关键词。”

    “而当然你现在不能说出这个关键词。”Hersh皱眉说道,“这可有点麻烦,Shaw,猜谜从来不是我的强项。”

    “别担心,你全部所需要的只是一点计算机入门知识。”Shaw嘴角勾起一个几不可察的弧度,“听说过开放式操作系统的超级管理员权限吗?”

    Hersh带着一脸原来如此的微妙表情消失在Shaw的白眼中。

    Shaw轻轻吐出一口气。

    她的医学知识足够她判断自己在陷入幻觉前的身体状况,如果此刻她在现实中有说话,也只能是勉强翕动嘴唇,并没有能力清晰吐字,哪怕最好的读唇专家也需要时间才能分辨出她说的只言片语。而Samaritan如果打算对她的脑前额叶做些深层次研究,同样也需要时间收集基础数据,毕竟这是她第一次陷入幻觉。

    所以现在的坏消息是,她很快就会陷入更大的麻烦;而好消息是,她还有一点缓冲的时间。

    “你的乐观精神真迷人,亲爱的。”Root突然出现在她身后侧方,双手抚上她的双肩,愉快地说道。

    Shaw有些恼火:“我没有迷失在幻觉里,你不需要出现。”

    “这可由不得我,亲爱的。”Root耸耸肩,“记得吗?我只是......”

    “我的幻觉。”Shaw翻了个白眼截下她的话,“为什么每个人出现都一定要讲这句台词,真是逊爆了。”

    “你知道原因,Sameen。”Root微笑着说道,“说真的,你打算就一直这么站着吗?鉴于你此刻需要的显然是陪伴而非警报,我大概不会很快消失。那么我们至少可以让自己过得稍微舒服些。”

    Shaw再次翻了个白眼,但一张看起来非常舒服的双人床却在同时出现在两人面前。

    “喔,亲爱的,你让我有点意外。”Root半真半假地惊讶,“你想要的原来是这种陪伴?我还以为你是打算跟我商量你的A计划。”

    “我不是那个意思。”Shaw迅速地说道,感觉自己的脸在以可见的速度烧红,而双人床在同时变成了双人沙发。

    “你真可爱,亲爱的。”Root愉快地捧住她的脸颊在上面亲了一口,“可其实你完全没有必要在我面前掩饰,真的需要我再重复一遍吗?我只是你的幻觉。”

    Shaw愣了一下,然后震惊地瞪视着她。

    “收起你那副惊讶的样子,Sam。”Root优雅地翻了个白眼,“你期待我这样做很久了。”

    Shaw只是牢牢注视着她,一言不发。

    Root说得没错,她不应该惊讶于这个亲昵的面颊吻,对此她唯一不确定的是,这究竟是她认知中Root会做的事,还是只是她自己的幻想。

    Shaw震惊是为了另外一件事,Root的话提醒了她。

    Root一再地说,“我只是你的幻觉”,逊爆了的台词。

    Root还说她应该知道为什么,这句逊爆了的台词却人人出场必备。

    只除了她最早看见的Samaritan代言人,那个小男孩。只有他没有说出这句逊爆了却人人必备的出场台词。

    “该死的。”Shaw狠狠诅咒了一声,粗暴地一把抓起Root的衣领拉近两人的距离,重重亲吻上她的嘴唇,然后用力把她推开,就像在证交所的地下电梯间那次一样。

    “你必须消失。”Shaw不容置疑地说道,带着一点点遗憾,目送满脸不解与惊惶的Root消失在自己眼前, 她本来期待两人之间的第二个吻能在一个事态没那么紧急的情况下发生。

    当然还是有好消息的,毕竟这只是幻觉。

    Shaw嘴角勾起一丝自嘲的弧度,Root一定爱死了她的乐观精神。


(序)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评论(24)

热度(250)

  1. 赵子坷2012Rhaw Shooter 转载了此文字
  2. 木可Rhaw Shooter 转载了此文字
  3. JFMRhaw Shooter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