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haw Shooter

Eye to the soul(四)

(序)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Root在成为The Machine的交互界面之前就使用过很多的身份,几乎每个身份在完成使命之后就会被她彻底抛弃,只有一个例外,就是心理医生图灵。图灵医生在完成了她引诱出上帝之父的使命之后,仍然留下了一个可以接收信件的电子邮箱。

    Root当然知道这是很有风险的一件事。但是无论如何,她做不到像惯常一样下手将图灵在这个世界上的痕迹彻底抹去,这个身份对她来说有着特别的意义。也因此,她对The Machine有着特别的感激,在Samaritan上线,众人不得不隐藏身份匿于地下,为了生存挣扎的时候,The Machine仍然愿意付出额外的努力为她保留这个邮箱,尽管她并没有这样要求。

    在与Finch辩论,坚定地认为The Machine在乎他们的时候,这个邮箱是支持她信念的最有力证据;而在The Machine一遍又一遍地重复“STOP”,要她停止寻找Shaw的时候,这个邮箱则是她最终没有违背命令的唯一理由。

    正是这个邮箱给她带来了关于Shaw的最新线索,一封推广某心理治疗新药的广告邮件。

    在广告中,这款新药被描述得非常神奇,服下它能让病人排除各种杂念的干扰,直面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想法,真正地做到“忠于我心”——这款新药的名字。

    Root原本不会在意一封垃圾广告邮件,但就在她看见这封邮件之前的几个小时,她刚刚从有着警察身份的Reese那里听说,纽约的地下毒品市场刚刚出现了一种全新的致幻剂,在无聊的有钱人中非常受追捧。这款致幻剂被命名为“做自己”,因其可以让人在幻觉中无拘无束地全情释放自己,带来最梦幻的享受,却不会对人体产生真正的危害,故而价格极其昂贵。

    Root花了两秒钟将这两件事联系在一起,然后花了两天拿到两种样品,没有通过The Machine找到可靠的地方进行检验之后验证了她的判断:“忠于我心”和“做自己”有着共同的核心成分。

    在检验结果出来后,Root不得不电晕那位有着生物医学博士学位的临时检验员,才能阻止他留下样品继续研究的狂热冲动,鉴于在他看来,这“绝对是划时代的杰作,如果纯度能够提高的话,这会是最好的吐真剂,真正意义上的吐真剂!”

    在那之后,Root又花了两周,验证了自己最初的直觉:无论是“忠于我心”还是“做自己”,核心成分的最初来源都只有一个,Samaritan。

    付出挨了一颗子弹的代价,Root带着一盒高纯度的样品回到了安全屋,草草取出子弹包扎好伤口之后,她将自己放躺在床上。两周不曾有过真正的休息让她疲惫至极,闭上眼睛却无论如何睡不着。

    中弹的疼痛感觉钻心地清晰,而比这更清晰的是耳边那位检验员无法抑制的惊叹。

    Root缓缓睁开双眼,凝视着眼前的黑暗。

    距离证交所地下室那个撕心裂肺的晚上已经过去了两个月,Samaritan至今仍然没能找到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如果Shaw还活着,她不止在咬紧牙关忍受折磨,更在咬紧牙关继续保护着他们,在他们已经放弃寻找她之后。

    而Root坚信,Shaw还活着。直觉告诉她,这款吐真剂之所以问世,至少有一部分原因是为了撬开Shaw的嘴。

    “我是如此为你骄傲,Sameen。”她微笑着低声说道,两行泪水悄悄顺着眼角滑落到枕上。

    她坐起身,伸手打开灯,将视线投向不远处的写字台,上面躺着那盒高纯度样品,里面装着十二支“真正意义上的吐真剂”。

    她中了枪,伤口很痛,房间里也没有第二种麻醉剂。

    而且她真的很想知道那位临时检验员的感叹究竟是否太夸张。根据“忠于我心”和“做自己”流入市面的时间判断,哪怕只是一天一支,Shaw也绝对已经承受了不止一盒药剂的注射,而他们这几个人仍然还好好地活在Samaritan的视线之外。

(序)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评论(17)

热度(218)

  1. 羽咲绫乃Rhaw Shooter 转载了此文字
  2. 木可Rhaw Shooter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