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haw Shooter

Eye to the soul(六)

(序)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Root有些艰难地下床走到写字台旁,伸出一只颤抖的手探向桌上的那盒样品。

    在她的指尖接触到样品盒的前一瞬,一旁的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

    Root犹豫了片刻,那只手最终还是转了个方向,拿起手机。手机屏幕上出现一条来自未知号码的新信息:STOP。

    显然,The Machine预判出了她的下一步行动,在要求她停止这样做。

    意识到这一点之后,Root愣了一下,然后爆发了无法抑制的委屈和怒火。

    她的上帝是如此的善解人意,却又如此的不近人情。

    她猛地扭头看向笔记本电脑的摄像头,讽刺地质问:“为什么要停止,因为这和寻找Shaw一样是不明智的举动?”

    手机再次震动起来,屏幕上出现新信息:YES。

    “但你得知道,我毕竟不是你,你不能要求一个错误代码永远做出正确的决定。”Root讽刺地说道,扔下手机,从样品盒里取出一支药剂,准备好注射针管,“作为一个可悲的人类,我有权利偶尔做出一些蠢事。”

    手机再次震动起来,但Root没兴趣再看它一眼。

    “只一个晚上,好吗?我真的需要点帮助以熬过这个夜晚。我保证,天亮之后你仍将拥有一个完美的交互界面。”她将针管扎入自己的上臂,把注射器推进到底,低声说道,不确定自己究竟在讽刺还是哀求,“或者至少有助于你决定我是否还配有这个荣幸,毕竟这据说是最好的吐真剂。”

    说完这句话之后,她右耳里安静了很多天的人工耳蜗中突然有了动静。

    药剂的效果很快让Root感到眩晕,但还是毫不费力地辨别出耳中长短相间的滴答声是摩斯代码,TM坚持要她看手机。

    她有些奇怪地拿起手机看了一眼,然后怔住了。

    屏幕上最近一条信息并不是她以为的又一个“Stop”,而是“Sorry”。

    而她的右耳里在同时响起久违的电子合成声:“I Count On You。”

    Root难以自控地感到自己的鼻尖和眼眶同时一酸。

    “放轻松,只是一个晚上,OK?”她努力用戏谑的口吻说道,“别试图让我感到内疚。”

    The Machine在她耳中沉寂了片刻,随即再度响起电子合成声:“So Does Shaw。”

    Root的心脏猛地漏跳了一拍,然后疯狂地在胸腔里奔腾起来。

    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的上帝刚刚告诉她,Shaw也需要她。

    这是The Machine第一次明确表示,Shaw还活着。

    然而吐真剂的作用已经开始显现,Root知道自己用不着一分钟会失去清醒,尽管她此刻最想做的事是冲出门去寻找Shaw。

    最好的强心剂加最好的吐真剂,这个套餐可比巴比妥酸盐加安非他明酷多了。Root心中产生一种古怪的幽默感。

    “你简直比Control还恶劣。”她勉强微笑着给了摄像头一个嗔怪的眼神,彻底放弃了抑制泪水流出眼眶的企图,然后用仅存的一点清醒意识努力维持平衡,艰难地将自己挪回床边。

    “我全部所要求的不过是一个晚上的放纵,你却以此来惩罚我。”在放任自己陷入昏睡之前,她喃喃地叹息,“多么残忍。”    

    Shaw站在街头看着人来人往,过于真实的景象反而讽刺地令她感到有些恍惚。她用力闭了闭眼,提醒自己这一切只是幻觉。

    再睁开眼时,她发现自己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杯饮料,而右耳的通讯器里传来Cole的调侃:“你确定他不只是在偷瞄你吗?你这会儿可没戴防毒面具,Shaw。”

    Shaw愣了下,下意识地抬头,看见穿着黑色大衣的Reese正在街道的另一边似笑非笑地打量着她。

    眼前的场景毫不费力地与记忆重合,Shaw记起这是她第一次看见Reese,正在处理相关号码的她当时还不知道自己成了无关号码,成为Reese的工作对象。

    这是她和TM小队的第一次交集。

    Shaw抬头看了看街角的摄像头,嘴角浮出一丝嘲讽的笑意。她想她大概知道了Samaritan想干什么。

    耳边在这时传来Cole幽幽的叹息: “如果TM当时吐出的信息能够多一些,或许我就不用为救你而死。”

    Shaw嘴角扬起的弧度在瞬间凝固。

    现在她确定Samaritan在玩什么把戏了,而该死的是,这毫无帮助。

    

    Root恢复意识的时候,发现自己坐在办公桌前,耳机中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所以你的意思是,我们有一个能力强大的特工逃走,她知道是我们干掉了她的搭档,还想同样杀了她。而她可能还掌握着足以危及我们整个项目安全的信息。”

    Root忍不住微笑起来,轻易接受了自己所处的场景。为了寻找TM的下落,她化身成为议员秘书,正通过窃听从自己老板的口中第一次得知Shaw的存在。

    “Shaw是我们最好的特工,我亲自训练的她。”耳机里传来Hersh的声音,“你找不到她的,除非她自愿被找到。”

    Root从桌前站起,迅速收拾起随身物品准备离开,她迫不及待与Shaw的重逢,哦不,第一次见面。

    

    Shaw端着冲锋枪守在窗前,为正在从笔记本电脑里搜寻信息的Cole望风。

    转过身,把Cole按趴在地,向门外射击。Shaw在心里对自己说,至少她可以在幻觉里让Cole死得晚一些。

    然而她动不了,无论如何努力,她都动不了。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Shaw越来越焦急。她用尽全身力气试图转身,或者至少开口警告Cole,可她什么也做不了,只能被困在自己的身体里面,背对着Cole,直到听到他大喊一声:“Shaw!”

    “不!”

    Shaw愤怒地低吼。她终于能说,也能动了,却都已经太晚。Cole已经扑上来用自己的身体替她挡住了扫射的子弹。

    临死前,Cole湛蓝的眼睛最后一次绽放出神采,对她微笑地说道:“我只想当你的英雄。”

    Shaw无言地看着他阖眼逝去,奇异地因为绝望而冷静了下来。

    “这种感觉糟透了,不是吗?”代言Samaritan的小男孩在这时出现在她身边,叹息着说道。

    Shaw面无表情地站起身,并没有看他。

    “无论你想干什么,多杀死一次Cole都对你的计划并无好处。”在与小男孩擦身而过时,她冷酷地说道。

    “我完全同意你,所以接下来一切都将随着你的心意进行。”小男孩在她背后愉快地说道,“而在有了眼前的对比之后,我相信你将更珍惜这个宝贵的机会。”

    Shaw用全部的意志力控制住自己转身向他打光所有子弹的冲动。那样做于事无补,而只会泄露自己防线已经出现裂缝的秘密。

(序)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评论(6)

热度(220)

  1. 赵子坷2012Rhaw Shooter 转载了此文字
  2. 木可Rhaw Shooter 转载了此文字
  3. JFMRhaw Shooter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