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haw Shooter

Eye to the soul(七)

(序)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Root没有食言。在从一个长长的梦境中醒来之后,她仍然是The Machine最完美的交互界面,每天从沙沙的电流声中接收指示,从电话噪音声中获取自己的新身份,从广告中解密地图和信息,像个不需要休息的机器人一样穿梭于Samaritan看不到的世界,为逃亡中的上帝及其小队争取一线生机,以及更重要的,翻盘的机会。

    直到有一天她接到Shaw的电话。

    “Root,你在吗?是我,我需要你的帮助。我......”

    只需要一句没有说完的话,Root在这些日子里勉强维持的脆弱冷静就被彻底打破。她走上天台,用赌命的方式逼迫The Machine吐露出Shaw的所在,然后把自己和Finch都送入了Samaritan的虎口,接着眼睁睁看着The Machine以自己为代价换回了他们的生命。

    而现在,他们这边有三个人,两支冲锋枪,一个蜷缩在手提箱里奄奄一息的上帝。对面则是整队火力强大的Samaritan特工。

    Root没有时间感到自责,或者绝望。她和并肩挡在Finch身前的Reese对视了一眼,毫不费力地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三人全部逃生的几率是零。Finch必须活下来让The Machine重生,所以他们两人之间,要有一个人留下断后,另一个人保护Finch逃走。

    留下的那个人活下来的几率也是零,而Reese在无言地和她争夺这个资格。唯一他们还没有这样做的原因,是需要取得对方的同意以配合彼此的行动。

    两人交替用火力掩护彼此,带着Finch隐蔽到一台汽车掩体后。

    “没有必要争论,John。”Root在更换弹匣的短暂间隙里冷静地说道,“Harry需要有人能确保他的安全,而Sameen并没有来得及教会我特工的全部技能。”

    “那正是为什么我不认为你有能力拖住他们足够久。”Reese低沉地说道,“而我也不具备你的能力,Root,帮助Harold复活The Machine是最重要的事,在这件事上你比我有用得多。”

    直到这时Finch才从对话中听明白他们究竟在说什么。

    “我不会接受任何人再因为我而牺牲。”Finch的声音有些颤抖,却异常坚定,“John,Samantha,请不要这样做,你们两个都是。”

    “现在不是时候,Harold。”Reesed低沉地说道。

    Root迅速地接下他未出口的下半句:“很抱歉,Harry,但我们没空处理你的良心危机。”

    她深吸一口气猛地站起,却在身体探出掩体的前一刻被Reese伸出腿绊翻在地。当她爬起身时,Reese已经走出掩体开始扫射,将自己整个人暴露在对面的火力前。

    “没有时间浪费了,带Harold走!现在!”Reese低吼道,用自己高大的身躯充当另两人撤退线路上的移动屏障。

    Root知道他穿了防弹衣,但考虑到敌人的强大火力,这并不能帮助他太久。

    “我们走!”她一把拽起不情愿的Finch,从咬紧的牙关中吐露出不知是威胁还是哀求的字句,“Harold,拜托,别让John牺牲得没有价值!”

    她拉着Finch向相反的方向行进。刚走出不到十米的距离,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巨大的爆炸和一阵惨叫。两人下意识地回头望去,只看见眼前浓烟一片,遮挡住了所有视线。

    “快走!”Reese在这时冲破烟雾向他们的方向弯腰跑过来,一边跑朝他们低吼道,“这是我们最好的机会!”

    一个多小时后,三个人回到了地铁站。Reese在第一时间里外做了一遍详细的巡检,然后宣布他们至少暂时地安全了。

    Root这才真正地松了口气。

    “我不知道你还留有这一手,John。”她一边包扎自己手臂上的伤口,一边戏谑地说道,脸上浮起有一段时间没能出现的惯有调笑,“刚刚我几乎被你英雄的牺牲精神感动了。”

    Reese明显地愣了一下:“我以为那是你安排的后援?”

    轮到Root怔住:“不是我。”

    Reese皱起眉头:“那么是谁给Samaritan特工制造了如此的混乱?”

    “当时发生了什么?”Root询问,“当我们回头时,已经只能看见一片烟雾。”

    “有人在背后袭击了Samaritan特工。”Reese简单地解释当时的情形。

    就在他以为自己会死在那里的时候,一枚火箭弹从Samaritan特工的侧后方正正落在他们的行动车辆上,引爆油箱制造出巨大的爆炸,一下子掀翻了大部分敌人;三颗烟雾弹随即连续在Reese和敌人之间的区域炸开,形成完美的视觉屏障。

    而这并不是全部。根据Reese的专业判断,就在他抓住机会转身撤退的时候,耳边传来的一阵阵尖锐呼啸是高爆破性HE子弹的连续破空声,落点则位于烟幕之后Samaritan特工的所在地,而一声声随之而来的惨叫则证实了Reese的推测,有人在为他们清除剩余的追兵。

    “谁会为我们这么做?”Reese沉吟地说道。他刚刚与Fusco通过电话,已经确认不是他。而且说实话,无意冒犯纽约警探,但Fusco并不具备袭击者所展现出的强大实力。

    “以及更重要的,谁有能力这样做?”Root的声音止不住有些颤抖,“John,正如你所说,那个扭转局面的袭击者在不到一分钟时间里依次动用了单兵火箭筒、榴弹发射器和重型狙击枪。专业,高效,凶猛。这些让你想起谁了吗?”

    Reese若有所思地看了她一眼,犹豫地说道:“你是说......?”

    “是Shaw,一定是Shaw!”Root不容置疑地脱口而出,难以抑制自己的激动,“是她救了我们,再一次!”

    她迅速地给自己的包扎绷带打了个结,然后站起身,急步走向地铁车厢里存放武器的立柜。

    “Root,这只是你的推测。”Reese毫不费力地识别出她的意图,在她身后低沉地说道。

    “给我任何一个其他的名字。”Root头也不回地说道,手上快速地挑拣着武器,“任何其他人,愿意这样做,有能力这样做,以典型Shaw的风格这样做?!”

    “如果真的是Shaw,你更不应该冲动,Root。”Reese站在车厢入口,冷静地说道,“你还在流血,而她已经证明自己拥有足以自保的实力,并且她知道能在哪里找到我们。”

    “还记得上一次她只身帮我们挡住追兵时发生了什么吗?我绝不会允许同样的事情再次发生!”Root霍地转身,拎着装备袋走到Reese身前,冷冷地说道,“我没有要求你跟我一起去找她,John,我全部所要求的只是你别挡路。”

    Reese镇静地看着她,站在那里纹丝不动。

    “还记得上一次你冲动地去找Shaw时发生了什么吗,Root?”他盯着她的眼睛,坚定地说道,“我也绝不会允许同样的事情再次发生!”

    Root一下子怔住,在他逼人的灼视下无言以对,手中的装备袋在几秒钟后颓然落地。

    一直无言地旁观的Finch在此时终于走上前,拍拍Reese的肩示意他让开入口,自己走到Root面前,看着她的眼睛,温柔地说道:“现在我们的首要任务是复活The Machine,Root,我真的很需要你的帮助。”

    Root抿紧嘴唇,用力闭了闭眼,然后朝Finch露出一个悲伤的笑容:“任何你所需要的事,Harold。”

    Finch回以一个安抚的微笑,然后与Reese交换了一个眼神,两个人都轻轻松了口气。

    Root嘴角牵扯起一个嘲讽的弧度,视线有些空洞地越过他们的肩膀投到远处。

    将她的模样收在眼底,两个男人心中有些歉疚,看着她试图说一句抱歉或安抚的话,却发现她原本失焦的眼神突然有了焦距,而脸上的木然表情也在瞬间变得生动起来。

    Reese下意识地迅速将Finch护在自己身后,同时拔枪转身,手中枪口对准了Root目光所及的方向。

    那边没有灯光照明的阴影区域里有一道隐隐绰绰的身影。

    “Shaw,是你吗?”Root用力拨开挡在自己身前的两个男人,走上前几步,用控制不住颤抖的声音问道。

    “看起来我并不受欢迎。”Shaw嘴角牵起一个讽刺的弧度,在阴影里转身离去,“别担心,我只是来跟Bear说句再见。顺便提一句,不用客气。”

    “Sameen!”Root不假思索地追向她离去的背影。

(序)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评论(20)

热度(229)

  1. 赵子坷2012Rhaw Shooter 转载了此文字
  2. 木可Rhaw Shooter 转载了此文字
  3. JFMRhaw Shooter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