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haw Shooter

Eye to the soul(十三)

(序)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你没有给我留下选择的余地,亲爱的。

    Root在心中对Shaw说了声抱歉。她并不畏惧死亡,也不介意死在Shaw手中,然而考虑到Shaw从幻觉中清醒过来之后的感受,她此刻必须为自己的生存挣扎,即便这意味着不择手段。

    其实这倒不难,在她所扮演过的各种角色中,眼前这一个大概最接近她的本质。

    真正的挑战是,她不想对Shaw说谎。这有点讽刺,考虑到她曾经骗过Shaw多少次。但是之前每一次她都有把握让Shaw原谅自己,而这次,她没有把握,一点也没有。尽可能保持诚实是她未来成功为自己辩护的唯一可能。

    “你不能杀我,Shaw。”接近窒息让Root吐出每一个字都极端艰难,然而她还是尽力让自己的语气里染上了得意的意味,“她的命由我决定,真正的她。”

    “这不可能!”Shaw愣了一下,随即愤怒地低吼道。

    Root知道自己在玩火,但脖颈上陡增的压力还是让她感到了一瞬间的后悔。在Shaw终于松开手时,她已经除了咳嗽与喘息无力做任何其他举动,而只能放任自己贴着墙面瘫软下去。

    在她倒在地上之前,Shaw一把拎起了她的衣领,再次把她压迫到墙面,另一只手举枪紧紧抵住了她的下颚,面无表情地盯着她。

    “在你说任何话之前,记住这里仍然是我说了算。”Shaw冷冷地说道。

    “而你必须按照我的规则来。”Root花了好一会儿才渐渐喘匀气息,微笑地说道,“你杀了我,就会杀了她;你杀了你自己,还是会杀了她。我解释得够清楚了吗?”

    “给我一个理由。”Shaw从咬紧的牙关中吐露出威胁的字句,“我为什么要相信你?”

    Root再次在心里说了句抱歉,然后嘲笑地说道:“刚才的亲吻感觉好极了,不是吗?你认为我是从哪里得到的这方面资料?”

    一,二,三。

    说完这句话之后,Root在心里默数了三下,狠狠的一拳果然如期而至,出乎她意料的是这一拳没有揍上自己的脸,而是小腹,痛得她蜷缩着跪了下去。

    一口唾沫擦着她的发丝被吐到地上,Shaw压抑着怒火的冷冷声音随即响起:“你真恶心。”

    Root嘴角牵扯起一丝自嘲的弧度。尽管一切都在她预期之中,但真正听到这句话从Shaw的口中说出还是令她有点伤心。

    只有一点,毕竟眼前还有个好消息。

    “看起来你暂时不能第十三次杀死我了。”Root挣扎着抬起头,向居高临下怒视着她的Shaw展露出一个灿烂而邪恶的笑容。

    Shaw用尽全部的意志力压制住再揍她一顿的冲动,重重做了几个深呼吸,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然后咬牙说道:“你是对的,在暂时那部分。”

    她走到一边拉了把椅子过来坐下,给手中枪加上了消音管,然后稳稳把枪架在膝盖上,直指着顺势靠墙坐在地上的Root,面无表情地继续保持居高临下的压迫:“回答我的问题。如果被我发现你有一个字的谎言,你会求我杀了你。”

    “听起来挺公平。”Root略略坐正身子,微笑着说道,然后,尽管深知这并不明智,她还是忍不住加了一句,“全面审讯,这将花费整夜的时间。”

    Shaw恍惚了一瞬,为Root这句话和说这句话时嘴角含义莫名的勾起弧度,那让她回忆起两人第二次走进这间安全屋前的对话。

    “砰!”

    一颗子弹突然毫无征兆地从Shaw手中的枪管射出,嵌入离Root左耳不到一英寸的墙壁内,让后者来不及控制身体的应激反应,下意识地颤栗了一下。

    “别再那么做。”Shaw冷冷地说道,“你不会想挑战我的底线。”

    “别再怎么做?”Root用无辜的语气反问,对Shaw发怒缘由的猜测让她难以抑制自己心底一丝甜蜜与悲伤交杂的情绪,无论理智多么清晰地告诉她,这颗子弹证明了她刚才的画蛇添足有多么愚蠢。

    “装出她的样子,这令我恶心。”Shaw面无表情地说道,“而当我恶心时,放在扳机上的手指就会忍不住扣动。”

    “足够公平。”Root耸耸肩,嘴角牵扯起一丝自嘲的弧度。

    “很好。”Shaw冷笑了一声,“现在小心回答我的问题,Greer是怎么抓到她的?”

    “更确切地说,是她把自己送上了门。”Root撇了下嘴角,“她闯入了斯坦纳精神病院,而那儿恰好是Greer的一个重要基地。”

    “听起来挺般配的组合。”Shaw随口嘲讽了一句,然而很快皱起眉头。

    “砰!”另一颗子弹擦着Root的耳边飞过,令她再次下意识地颤栗了一下。

    “这颗子弹又是为了什么?”Root有些惊讶,这回她真心地不解缘由。

    “说谎时至少努力一点。”Shaw冷冷地说道,“她有脑子,还有一个能看见一切的上帝。为什么她要自投罗网?”

    Root犹豫了片刻,然后轻轻叹了口气:“为了找你。”

    Shaw愣了一下。然而很快,“砰!”第三颗子弹嵌入Root耳边的墙壁,甚至压断了她的几根发丝。

    Root第三次颤栗了一下。

    三颗子弹一次比一次离她更近,然而她觉得自己就快免疫了。

    “又怎么了?”她无奈地翻了个白眼问道。

    “你在消耗我的耐心。”Shaw恼火地说道,“即便她要找我,The Machine也绝不会允许她把自己搭进来。”

    “你是对的。”Root自嘲地笑笑,“所以她违反了The Machine的命令。”

    她认命地闭上眼睛等着第四颗子弹的破空声,却只等到Shaw一声讽刺的嗤笑:“你在暗示我比她的上帝更重要吗?不错的笑话。”

    Root心情复杂地睁开眼睛,看着Shaw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轻声说道:“我只是说,你们对她同样重要。”

    “而你甚至比我更清楚这一点。”Shaw嘲讽的语气更甚,“怎么做到的?”

    Root凝视着她的双眼,发现自己很难回答这个问题。 

    “合理推测。”最后她这样说道。   

(序)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评论(25)

热度(270)

  1. 赵子坷2012Rhaw Shooter 转载了此文字
  2. 木可Rhaw Shooter 转载了此文字
  3. JFMRhaw Shooter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