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haw Shooter

【POI X CM】疑犯心理(二)

(序) (一) (二) (三-九)

    “嘿,亲爱的,想我了吗?”Root轻快地走进Dr.Turing的办公室。

    “关上门。”正襟危坐的Shaw从电脑屏幕前抬起头瞥了一眼进来的精神病人。

    在确认她反锁好门后,Shaw懒洋洋地靠上椅背,将踩着高跟鞋的双脚架在桌面上,撕开一根能量棒送进嘴里,一边意兴阑珊地盯着屏幕里相谈甚欢的Reid母子。

    “有新进展吗?”Root绕到她身边,俯身撑着办公桌面,将视线投向屏幕。

    “有。”Shaw百无聊赖地嘲讽道,“你的科幻故事卖得不错,我们的FBI天才已经开始和他的母亲探讨人工智能的道德问题了。”

    “Mrs.Reid说过一句非常有哲理的话。”Root直起身,轻巧地倚坐在Shaw的座椅扶手上,“做疯子有一点好处,就是人们不会和你争辩。”

    “非常正确。”Shaw假笑着说道,不得不坐直身体给她腾出足够的空间,同时伸出手掌给她悬空的后背依靠。

    她们耳中的通讯器里在这时传来Finch的声音:“Reid母子的讨论在某种意义上非常具有启发性。然而恐怕我们的注意力应该放在更重要的事情上。到目前为止我们都有些什么?”

    “Dr.Reid的公寓里没有查到任何线索。”Reese低沉的声音从通讯器里传来,“除了他的藏书几乎比得上Finch。”

    “疗养院这边也是一样。我们的号码生活规律到乏味,过去三年里她的访客和通信记录中都只有她天才儿子的名字。她没有手机,不上网,几乎不看报纸和电视,唯一的朋友是书。”说到这里,Shaw翻了个白眼,“或许现在多了Root。”

    Root不以为忤地微笑,接下去说道:“Diana是个喜欢清静的人。除了负责她病例的医生和护士,唯一能和她谈话超过三句的人就是我,而那完全是因为我有个悲剧性堪比十四世纪古典文学作品的好故事。”

    “而我也没能发现任何有价值的信息。”通讯器里Finch的声音交杂着挫败与欣赏并存的情绪,“我必须得说,BAU的电脑技术员Ms.Garcia是个极其出色的黑客,我至今未能突破她的防火墙。”

    这句话让Shaw下意识地抬头与Root对视了一眼,两个人的表情都变得有些微妙。

    “这有点古怪。”Shaw咕哝着说道,“一个蹩脚到会被FBI抓住把柄才不得不为之效力的三流黑客,竟然能让人工智能上帝的创造者无可奈何?”

    “亲爱的,Garcia没有你以为的那么差,她至少配得上被称为一流,被抓只是太年轻没有经验。”Root皱眉说道,“可是,Harold,Garcia是个不错的黑客,但她不应该有这么强。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介意分享一下吗,女士们?”Reese的声音传来,“你们似乎知道一些Finch和我不知道的信息,比如Garcia的过去。”

    “嗯......这么说吧。”Root犹豫了片刻后回答,“我在一周前刚刚见识过Garcia的防火墙。我没有完全绕过它,但只花了半个小时我就找着了漏洞。”

    “事实上你总共用了三十一分二十七秒。”Shaw咕哝着说道,而通讯器里片刻的寂静让她抗议地低声嚷了一句,“怎么了?我当时很无聊。”

    “哦,亲爱的,你当时可一点也不无聊,否则我不至于花费那么久。”Root调笑着摸了下她的脸庞,赢得后者一个大大的白眼。

    通讯器里的Finch干咳了一声:“你当时黑进FBI是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吗,Ms.Groves?或许会跟我们的号码有关。”

    “很抱歉让你失望,Harold,但我不认为这两者有关。”Root抱歉地说道,“那只是一次没有目的的幼稚游戏。”

    “可是,Ms.Groves......”Finch还想追问,却被Reese截断了话语。

    “别再问了,Harold。”Reese的声音里明显带了几分调侃的意味,“我猜与‘幼稚’这个词恰恰相反,一周前的黑客游戏应该非常的......成人。”

    “哦......”Finch在愣了片刻后恍然大悟,随即陷入其他人完全可以想象的窘迫。

    “所有Root想说的就是,Harold,你不会想知道细节,但在寻找漏洞的那半个小时里她并没有非常专心。所以基本上Garcia不是她的对手。”Shaw在此时充分发挥了第二轴人格障碍患者的优势,面无表情地说道,“我们不认为短短一周之后BAU的防火墙就能构成对你的真正挑战。”

    “我想有人在帮她,Harold。”Root的脸色此时严肃了起来,“而那个人至少得和我一样好。”

    “那么我应该认得出他或者她的代码。”Finch困惑地说道,“这个世界上并没有多少你这个等级的黑客,Root,而他们每个人的代码都具备鲜明的特征。可这些代码,它们是如此优美,我却对之没有任何印象。”

    “我开始同意你了,Shaw,这件事变得有些古怪。”Reese低沉地说道。

    Root的神色在此时突然一变,喃喃地说道:“并且更加糟糕,或者至少更加严重。”

    她脸上那种TM在跟她说话而且听起来不是好消息的神情Shaw太熟悉了,下意识地问道:“TM说了什么?”

    “Aaron Hotchner和Jennifer Jareau的名字出现在一个航班的乘客名单里,起飞时间在十五分钟后,目的地是拉斯维加斯。”

    “天才小子致电Garcia调查我们的背景之后不到一小时,他的两个同事就决定赶来这里?”Shaw皱起眉头,“我们的掩护身份出了问题吗?”

    “考虑到Ms.Garcia的神秘帮手,我不得不抱歉地承认这是一个很大的可能性。”Finch紧张地说道。

    “我想我犯了个严重的错误。”Root的语气有些沉重,“我不应该捉弄Dr.Reid。”

    “你不是唯一犯错的那个人,Ms.Groves。”Finch安抚地说道,“我们都低估了BAU。”

    “这很容易理解,我们中的任何一个人都看不上FBI。”Shaw翻了个白眼。

    “所以现在是我们为此付出代价的时候了。”通讯器里传来Finch平静的声音,“我们有两个选择,一,就此退出,三个资深侧写师应该足以保证Mrs.Reid的安全;二,继续跟进这个号码,而这就意味着我们有可能陷入远比行凶者危险得多的大麻烦。”

    “我相信Mrs.Reid的安全不是大问题,Harold。”Reese冷静地说道,“可不要忘了我此刻身在匡提科而不是维加斯的原因。”

    “John是对的。”Shaw赞同地说道,“在确定这不是针对BAU的报复之前,我们不能退出。”

    “Finch,把我弄进那架飞机,或者任何更快到达维加斯的交通工具。”通讯器里传来Reese不容置疑的声音,“我相信那里比匡提科更需要我。”

    “已经完成了,Mr.Reese。”Finch迅速地说道,“不过请务必小心,你将不得不与两位资深侧写师同机旅行,那是最快一趟飞往维加斯的商业航班。”

    “商业航班!”沉默了一段时间的Root突然轻轻叫了一声。

    “Root?”Shaw疑问地看了她一眼。

    “我想事情没有我们想象得那么糟。”Root微笑起来,神情稍稍放松了些,“BAU并没有动用他们的湾流G550。”

    “你提醒了我,Ms.Groves。”通讯器里传来Finch飞速敲打键盘的声音,很快他就说道,“很幸运这些信息并不在Ms.Garcia的严密保护范围内。根据公开行程,BAU今天没有集体处理案件,几个组员分头去了不同的地方做咨询调研,留守匡提科的只有Agent Hotchner,Agent Jareau和Ms.Garcia。而前两位正赶往这里的探员搭乘的是普通商业航班,他们的专机仍旧在停机坪,机库记录显示飞机没有任何问题,随时可以起飞。”

    “以BAU的行事风格,如果真的事关重大,他们不会只是这样的阵仗。”Root肯定地说道。

    “所以他们手上并没有什么确凿的东西。”Shaw轻松地耸耸肩,“我猜他们只是对天才小子有些过分的保护欲。”

    “也许我抢了Root的台词,”Reese语意不明的低沉声音传来,“但我喜欢你的乐观,Shaw。”

    “我无数的优点之一。”Shaw假笑着回应,而Root在同时朝她意味丰富地眨了眨眼。

    Shaw翻了个白眼,将视线转移到桌面上突然亮起来的手机屏幕。

    “伙计们,Hotchner此刻正在拨打Reid的电话。或许你们会想听一听。”

    “Reid,JJ和我现在出发去维加斯。”Hotch的声音。

    “发生什么事了?”Reid的声音。

    “见面再说,Garcia正在把相关信息传给你。你随身带了配枪吗?”Hotch的声音。

    “带了,以防临时有案件需要我。”Reid的声音。

    “很好。”Hotch的声音。

    “我会需要用上它吗?”Reid的声音。

    “只是以防万一。在我们到达之前,不要离开Mrs.Reid。”Hotch的声音。

    “我明白了,三小时后见。”Reid的声音。

    

    Hotch和Reid的电话结束后,通讯器里寂静了片刻,直到Reese低沉地打破沉默:“他们有的东西似乎不止是过分的保护欲。”

    “而我仍然无法获取Mr.Garcia传给Dr.Reid的信息。”Finch的声音有些着急和挫败,“这极其不寻常。”

    “你是在说那些传输数据无法被解密吗,Harold?”Root问道。

    “我多希望如此,可事实上是我根本无法触碰到它们。”Finch不可置信地说道,“Ms.Groves,这是你和我加起来才能勉强做到的事情。”

    “你们这个等级的黑客世界上究竟有几个?”Reese疑惑的声音从通讯器里传来。

    “不需要动用你的脚趾头数清楚。”Root自嘲地说道,“但或许我错了。”

    “又或许是John问错了问题。”有一段时间没说话的Shaw突然开口,“我会问这个世界上究竟有几个上帝之父和上帝代言人?”

    “你在说什么?”Root不确定地问道。

    “我在说,伙计们,我们确定Garcia的神秘帮手一定是人吗?”

    这句话让所有人愣了一下。

    “可Samaritan已经彻底消失。”Root喃喃地说道,“我们确保了这一点。”

    “为什么不问问你耳朵里的那个家伙?”Shaw挑眉说道,“从这个号码跳出来一开始她就有点古怪。从何时开始她竟会告诉我们在处理号码时该扮演什么角色?”

    “公平地说,她对我一直这样。”Root有点无奈地微笑,“而事实上这次我们并没有完全按她的计划办事。”

    “因为你有精神病人的经验并且喜欢我扮医生。”Shaw讽刺地说道,“而不是因为我们都知道Samaritan之后我有多么讨厌病床。”

    “Sameen......”Root一时语塞。

    “不用解释,那不是重点。我想说的是,你是她的交互界面,我不是。她无权命令我。”Shaw不容置疑地说道,然后转头盯着电脑摄像头威胁地说道,“告诉我们究竟是怎么回事,否则我们会马上离开。”

    “关于离开的话只代表你自己,Shaw。”通讯器里Reese不赞同地说道,“但你需要告诉TM停止对我们隐瞒信息,Root,究竟谁在帮助Garcia?”

    室内寂静了片刻,直到Root艰难地打破沉默:“是她。”

    “TM?”Finch和Reese惊讶地异口同声,只有Shaw意料之中地冷笑。

    “为什么?”她冷冷地问道。

    “她不肯说。”Root挫败地摇了摇头。

    “好吧,我受够了。”Shaw猛地站起身,盯着Root说道,“你是自己跟我走还是被我打晕扛走?”

    “Shaw,冷静一点。”Root安抚地将双手轻轻搭在她的肩头,然后对通讯器里的两位男士说道,“Harold,John,TM需要你们继续跟进号码,而Sameen和我将专心应付几位侧写师。”

    两位男士简洁地给了肯定的答复,只有Shaw冷冷地说道:“给我一个理由为什么我要这么做?”

    “她向我保证,这对你和我都很重要。”Root看着她的双眼说道。

    Shaw抿紧嘴唇别开了视线。

    “Sameen,相信我。”Root轻轻说道,不确定自己语气里更多的是威胁还是恳求。

     她耐心地等了好一会儿,直到Shaw转回头重新对上她的凝视目光,然后无奈地翻了个白眼。

     “你不能每次都用这招,这不公平。”她忿忿地说道。

    “一如往常。”通讯器里的两位男士不约而同地做了个无声的口型。

(序) (一) (二) (三-九)

评论(34)

热度(228)

  1. 赵子坷2012Rhaw Shooter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