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haw Shooter

人工智障上帝的悲哀(二)

(序) (一) (二) (三)

重刷504的乐趣就在于分辨哪些是小撒的模拟,哪些是锤锤的心理映射。

比如肖根重逢锤锤断片之后,醒来在移动地铁上,救号码时莫名怠工的四叔这个时候适时地出现了:“Samaritan isdefinitely tracking her, we can’t take her back to the machine.”

四叔最后的贡献是在锤锤再再再次断片之后说:“We’re not goingback to the machine until we talk this through. ”

发现什么没有?

关键时刻提醒锤锤眼前局面危险性的总是四叔,这不是小撒的模拟,而是锤锤特工警觉本能的心理映射。TM小分队里适合这个提醒角色的显然不会是战斗力负五渣的宅总,而根妹是精神鸦片,惟有四叔作为特工同行能承担这个重任。证据就是在四叔这句话后小撒不得不立刻让锤锤再次断片,断完片就朝他开枪解决这个不稳定因素。

So锤锤对四叔“John is a professional dick”这句评语,重点不在“dick”上而在“professional”上啊亲们,亲生父女不是假的。

 

好了,拉四叔解释完心理映射的作用机制之后我们再回头看肖根。分辨模拟中的根妹什么时候是小撒的蹩脚模拟,什么时候是锤锤的心理映射,而面对她的锤锤什么时候是陪小撒玩的假意,什么时候是对安全港湾的真心,这简直是个太有趣的命题。

 

“Root, they got into my head.”你何时见过锤锤用如此近于委屈撒娇的语气神情说过话?这是真心向根妹告状“小撒欺负我”。

这里小撒的应对难得机智了一回。

模拟根妹说:“Way ahead of you. We’ve seen Samaritan’s brain accessories before.”

这是被俘后一直被迫躺病床上玩VR的锤锤不应该知道的信息,而小撒泄露给了她,套情报这种事不是只有坐在审讯官位置上的人才能做。情报的泄露换来锤锤的信任,急于摆脱被小撒控制的焦躁心理让她愿意忽略中世纪手术这种让有医科背景的人无法忍受的bug推进剧情。

问题是小撒忘了一点,根妹的进度比锤锤快多了意味着什么?唯一解释是真根妹一直没有放弃寻找锤锤,否则如何才能做到进度超前?

So锤锤在6741次模拟中不止是靠山寨充电宝支撑重复玩自杀,是真的充上了电的。

504让我比肖根开船更感到震撼的是锤锤的情深似海意比金坚,而唯一比这更震撼我的是她在这种绝境中还能反杀的机智。我一直觉得自己苏锤锤已经苏到了一定境界,没想到编剧苏起来简直让我拍马难及望洋兴叹。

彼此间张力爆表的CP多了,肖根最吸引我的是这俩同时还能力和智商爆表,以及直白开船背后依然隐晦度爆表。

504完美满足了我的恶趣味,没爹的小撒是不可能理解这种恶趣味的。这提醒了我,能只用寥寥几句简化描述就完美模拟肖根平静海面下波涛汹涌本质的机器宝宝得有个多么恶趣味的爹啊。

(待续)

(序) (一) (二) (三)

评论(10)

热度(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