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haw Shooter

【POI X CM】疑犯心理(三-九)

#强迫HE症患者的完结大纲。

(序) (一) (二) (三-九)

   (3)急匆匆飞往拉斯维加斯的Hotch和JJ没有想到自己需要首先解决一次劫机事件。与他们同一航班的Reese一点也不想在两位资深侧写师面前暴露自己,但他没得选择。FBI探员们的智商和武力足以解决劫机犯,可是他们不会开飞机。

   安全落地之后,Reese很快消失于人群中。两位侧写师目送他的背影做了简短的交流。

   Hotch:典型的英雄情结,却不愿接受英雄的名誉。

   JJ:我有一种奇怪的感觉,Hotch,上一次我有这种感觉是在看见那两个女人资料的时候。

   Hotch:我也是。

   

   (4)一场针对Reid母子的谋杀被及时阻止。确切地说行凶者的谋杀对象本来只有Mrs.Reid一个人,但是Dr.Reid的出现让他临时改变了决定。

   行凶者是一个向Mrs.Reid求爱不成的精神病友,这个结果令所有TM小队成员同时翻了白眼。精神病人表现异常是如此正常的一件事,以至于他们没有能够第一时间发现和解决这个行凶者。

   值得庆幸的是,坏人总喜欢在杀人前唠叨,Root和Shaw总算来得及在寻找一个隐秘场所亲热时不小心撞破现场,那之前一秒行凶者刚刚用一把顶在Mrs.Reid脖子上的剪刀胁迫Reid扔掉了配枪。   

   所以你可以想象当时的局面有多么尴尬,鉴于两边都很烦对方打扰了自己的正事。

   

   (5)好在行凶现场的不正常人群占比远超出正常值。精神病人Root和有精神分裂基因的Reid一搭一唱把货真价实的精神病行凶者绕到懵逼,给Shaw留出了足够时间完成滚地拾枪并射击的整套动作。

   全力尽快赶到现场的Hotch和JJ错过了最精彩的一刻,只看到Root冲还没来得及收起帅气射击跪姿的Shaw丢去一个风情万种的眨眼。

   Reid冲过去安抚受惊过度的母亲,JJ负责铐起倒地扶着膝盖惨呼的行凶者,Hotch代表BAU向两位女士表达诚挚的感激。Shaw给了他一个敷衍的笑容,拉着Root准备功成身退。

   “但很抱歉我必须得这么说,我们得谈谈,关于今天之前的一些事,Ms.Groves。”

   Hotch的下一句话让TM小队集体懵逼了一秒。

      

   (6)Root的真实身份不应该存在于任何一个数据库,这让Shaw不得不耐着性子在Hotch陪同下于观察间隔着单面玻璃观看JJ与Root的对话,鉴于杀人灭口并不是一个可选项,而Root很好奇BAU知道多少。

   她们的对话不算是一次审讯。BAU没有任何确凿证据,这并不是一场正式调查。Root只是一个自愿和FBI探员聊聊天的良好市民,JJ对她的态度也决不是对待一个嫌疑犯,原因除了对她之前见义勇为的感激之情,还有两人类似经历带来的共鸣。

   然而Root并不感激来自陌生人的同情,开启上帝模式与JJ展开了互揭伤疤的游戏。

   Shaw很快从她们的对话中得知为什么是JJ去和Root谈话,她们都出生于小镇,都在童年时失去过对自己非常重要的人,都完全靠自己走到今天成为一个独立强大的女性。某种程度上,JJ不需要一秒钟就能理解Root内心最隐秘的一小部分,而Shaw发现这部分自己不曾触及。

   Hotch敏锐地发现了面无表情的Shaw内心真正的情绪。

   “你似乎很愤怒,是因为你不具备相关的信息,还是因为你不具备相应的能力,Agent Shaw?”

   另一场针锋相对的谈话在两个扑克脸之间展开。Shaw从未喜欢过TM用Root的声音跟自己说话,但鉴于告知她Hotch的经历对她取得这场谈话的上风不是坏事,她勉强容忍了耳边的絮絮叨叨。

   Hotch和Shaw几乎在同时意识到彼此有一些共同点,比如对另一个房间里其中一个女人的信任与保护欲。

   

   (7)两个房间的漫长对话。双方渐渐从彼此试探戒备变得互相尊重并隐约惺惺相惜,四个人都将自己的情绪收藏得很好,但瞒不过各自通过监控全程旁观的Reid和Finch,因为两场对话都从互揭对方伤疤转变为互揭自己伤疤。

   Finch通过耳机建议Reese好好享受一下赌城,或者带桶爆米花加入自己,Reese选择了后者。

   

   (8)JJ和Root发现了彼此的又一个共同点,她们都曾经参与伪造一场死亡并不得不向最亲近的人保密很长一段时间。

   这对她们本人的伤害并不比对那些蒙在鼓里的人少,直到今天。尽管一切都已过去,可人们心中那根刺造成的伤口只能愈合留痕,不能无暇如昔。

   JJ说出这句话的时候,Shaw从Root无言的苦涩微笑中发现了赞同的意味。

   而Hotch从Shaw没有表情的脸上再次看到了愤怒。

   Hotch:她没有说谎。

   Shaw:你怎么知道?

   Hotch:因为我和她当时的处境一样。事实上,决定是我做出的,JJ只是执行者。

   Shaw因此而沉默。她意识到Root当时的处境和JJ一样,甚至更糟糕。

   

   (9)两场对话结束,BAU的侧写师们目送Root和Shaw的背影消失,没有采取任何行动,鉴于Sameen Shaw早就被官方宣布死亡,而Samantha Groves的姓名从未出现于任何官方数据库,一切只是BAU的推测。

   刚刚的谈话全部基于假设,而侧写师们经常推翻自己基于假设的推测。

   离开BAU的视线之后,Shaw拉着Root走到第一个摄像头前质问TM,刚刚发生的一切是怎么回事。

   TM告诉了她们三件事。

   第一件,Hotch和JJ被黄框标注为Asset,她们的身份依旧安全。

   第二件,至少有人应该知道她们为拯救世界所做的一切,她们配得上用真名被当作英雄予以尊重。

   第三件,伪造Root死亡这件事,TM感到很抱歉,对她们两个都是。

   第一件事让Shaw翻了个白眼。

   第二件事让Shaw撇了下嘴角。

   第三件事让Shaw爆发了前所未有的怒气。

   “所以这就是你的补偿计划?找来有类似经历的侧写师给我们做心理辅导?是什么让你认为这两种情况可以混为一谈?Hotch和JJ是可以互相倾诉依赖的朋友,伪造的是第三个人的死亡。而Root是你的交互界面,伪造的是她本人的死亡,她甚至没有第二个人可以分担这个该死的秘密!”

   Shaw的怒吼让Root感到意外,直到此时她才意识到Shaw对自己伪造死亡这件事耿耿于怀至今的真正原因。

   “事实上,Sameen,当时我并不孤独,至少没有你以为的那样孤独。”Root安抚地轻轻捧起她的脸庞,看着摄像头向TM请求,“证明给她看。”

   然后Shaw就从耳机里听到了自己的声音:“我选择了她的声音,而她选择了你的声音。”

   “亲爱的,你从未丢下我一个人。”Root在同时朝她愉快地眨了眨眼,“从我‘临死’前直到现在。”

   “两个变态。”Shaw翻了个白眼,“现在你们哪一个告诉我关于Hanna的事情?”

(完)


  (序) (一) (二) (三-九)

评论(24)

热度(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