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haw Shooter

送分题(3)

(1) (2)(3)(4)

    在确定蜜月套房中只有自己和Root两个人,窗帘紧闭且没有监控之后,Shaw做的第一件事是脱去Root的衣服。

    这并不令人意外,恰恰相反,这是在Root预期之内的事情。鉴于自己的确欺骗了她相当长一段时间,Root觉得适当的发泄对于Shaw并不是一件坏事,她也非常乐意配合。

    令人意外的是Shaw在做这件事时的冷静。Root惊讶地发现自己的衣物没有任何损坏,Shaw或许没有心情将它们一一叠整齐放在一旁,但确保了她能够重新完整地穿回它们,在对她做了全身检查之后。

    “来真的吗?”接过Shaw面无表情扔回到她怀里的衣物,Root挑起眉头看向她,半是调笑半是不解。

    “极其确定。”Shaw生硬地回答,然后掏出手机,盯着它不容置疑地要求道,“给我她的全部医疗报告,从她死去的那一天开始。”

    Root优雅地翻了个白眼:“亲爱的,你知道我有多喜欢你扮医生,可过久的医生模式真的会很让人感到挫败。”

    “闭嘴。”Shaw冷冷瞥了她一眼。

    意识到她此刻的真正情绪绝没有表面展现的如此平静,Root明智地选择了沉默,在Shaw通过手机翻阅医疗报告的时间里穿回了自己的衣服,然后安静地坐在床头等待她完成阅读。

    天雷地火般的热辣性爱都不能引诱Shaw转移注意力,这让Root认识到自己假死这件事对于她的影响或许超出了TM和她的预计。

    直到Shaw深深吐出一口气,将手机扔到桌上,抬起头审视地看着她:“所以当天你的确技术性死亡了三分钟。”

    “你和我的又一个共同点。”Root尽量愉快地回答,“多么浪漫的巧合。”

    “你需要至少再有一个月的时间才能基本康复。”Shaw面无表情地说道,“这段时间里你不能离开我的视线。”

    “只是这段时间吗?”Root假装失望地撇了下嘴角,“我本期待更久,比如整个余生。”

    “唯一我到现在都没有给你一拳的理由是你身上还有未愈合的枪伤,”Shaw冷冷说道,“别挑战我的耐心,Root。”

    “就知道你舍不得我,亲爱的。”Root微笑着伸出手,试图抚摸她的脸颊,“不过你应该知道我能承受这个。”

    Shaw在她能碰到自己之前一把扼住了她的手腕:“我有一个问题要问你。”

    “我很抱歉,Sameen,真的。”Root轻轻叹了口气,“但当时我真的没有更好的选择。”

    “我知道你为什么要伪造死亡,我知道埋进坟墓的那具尸体并不是你,我知道你在幕后运转Thornhill为TM和所有人准备后路。”Shaw逼视着她,“这不是我想问的问题。”

    Root露出不解的神色。

    “停止逃避,Root,你并不擅长装傻。”Shaw扼紧了她的手腕,“我的问题是:在你所谓的死亡之后,跟我说话的那个声音,究竟是你还是TM?”

    Root愣了一下,然后有些勉强地牵起嘴角:“连你也不能分辨吗,亲爱的?这让我很难说自己该感到愉快还是伤心。”

    “这是道简单的选择题,给我一个明确的答案。”Shaw低声咆哮。

    Root凝视着她轻轻说道:“哪个答案会让你感觉好些?”

    Shaw无言地瞪着她,过了好一会儿,用力甩开她的手,转过身走远几步:“我不知道,我没有感觉。”

    Root看着她的背影露出一个有些苦涩的微笑:“我猜这是我应该说抱歉的时候,可你大概不会接受。”

    “大部分是我。”同样的声音此刻在Shaw耳中的通讯器里响起,“除了最后那段话。”

    “你一直认为自己有问题,因为你无法感受普通人的感受。但她一直觉得这样的你很美。她想让你知道,如果你是“形”,会是一条直线,一支箭。”

    Shaw霍地转身,重新瞪向Root,一步一步向她走近,全身绷紧得一只即将猛扑猎物的愤怒猎豹。

    “容我自我辩护一句,Sameen。”Root在她的步步紧逼下勉强保持着笑容,“那时候我还处于被认定死亡的......”

    Shaw在她能把话说完之前用自己的唇堵住了她的嘴。

    好吧,Root愉快地决定放弃自我辩护的权利。

(1) (2)(3)(4)

评论(21)

热度(445)

  1. 阿壳壳壳儿Rhaw Shooter 转载了此文字
  2. FaithRhaw Shooter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