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haw Shooter

送分题番外(2)

(1) (2) (3)

号码是个行凶者,这大概是Shaw今天唯一的安慰。她几乎以打破纪录的速度迅速解决了号码,并成功地胁迫机器为她在回程一路开启了绿灯。

泊车,熄火,拔钥匙。Shaw无意识地凭本能完成了这一系列动作,却在伸手推开车门的那一刻停了下来。在犹豫片刻之后,她收回搭上车门的手,重新放在了方向盘上,而整个人重重地向后靠上了椅背。

“我以为你很着急回家,亲爱的?”她耳边的声音听起来有些调侃和不解。

“闭嘴。”Shaw在黑暗中的车舱里攥紧了方向盘。直到刚刚她才意识到,要把Root从播放模拟记录的屏幕前拉开,首先她得面对Root。

Shaw从没有畏惧过任何事,该死的她根本没有畏惧这种情绪。但此刻,走下车推开家门面对Root,这件最简单的事情却成为一个令她无法鼓足勇气完成的任务。

“好吧,我会保持安静。”她耳边的声音变得温柔,“但是Sameen,你知道如果你需要的话,我就在这里。”

“如果你真的如此贴心,”Shaw讽刺地回应,“就该知道该死的她根本不需要看到那些。”

这就像是在前一天晚上的卧室里,她被完全赤裸地打开呈现在Root眼前。所不同的是,那时候她们彼此都很享受,而此刻她只感到难堪。

她耳边的声音没有立刻回应,过了一会儿之后才平静地响起:“如果这让你感到不舒服的话,我很抱歉。可是Sameen,你真的认为,你宁愿自杀7000多次也不忍伤害的,唯一的那个人,没有权利知道这一切吗?”

Shaw愣了一下,发现自己并不能给这个问题一个明确的否定回答。最后她只能讷讷地说道:“这不公平。”

“在我看起来这挺公平。”耳边的声音迅速地反驳,“除非你认为Samaritan的特工才有资格知道你都经历了什么?”

“我没兴趣诡辩。”Shaw难以抑制自己的嘲讽,“你跟我对于公平有着完全不同的定义。”

“好吧。告诉我你认为怎样才算公平?”耳边的声音中隐隐含着无奈的笑意,“如果等式的另一头必须是同等规模的模拟记录,这大概永远无法公平。”

“那不是我要的。”Shaw忿忿地咕哝道,“为什么我甚至要跟一个愚蠢的ASI上帝说这些?”

耳边的声音沉寂了下去,Shaw也失去了说话的兴致,继续沉默地坐在黑暗中的驾驶舱里。直到手机震动起来,将她从沉思中惊醒。

“你要的公平。”她耳边的声音平静地响起,眼前的手机屏幕上随即开始自动播放刚刚收到的视频文件。

“你大概记得她有第二轴人格障碍,也就是说,技术上讲她是个反社会者,不在乎任何人。但关于Shaw的事实是,她在乎,足够在乎到救我的命。”

“现在我只在乎一个人。”

“我以为我可以牺牲任何人,我真的以为。有得必有失,不是吗?为了更重要的理由。但结果是,我不能失去你,Harold,不能失去你和Shaw!”

“不是你的错,即便她真的死了,也不是你的错。那天是我让她来帮忙的,Harold,是我!”

“我会闭上眼往前走,直到一,你帮我找到Sameen,或者二,我坠落身亡。”

“我拒绝再执行任何任务,除非我确定我的任务能帮忙找到Sameen!求你!”

“我会乖乖束手就擒,只要你保证放过Max,并带我去关押Sameen Shaw的地方......”

Shaw勉强在摔碎手机之前成功地摁下了暂停键。

“告诉我她没有这样做。”她咬紧了牙根,“告诉我她没有愚蠢到这样做!”

“别担心,John阻止了这件事的发生。”耳边的声音很平静,“Shaw,现在对你来说足够公平了吗?”

Shaw一下子怔住,过了一会儿才困难地开口:“Root?”

“这可有点令人伤心,亲爱的。”耳边的声音变得愉快起来,“你认为会是别人陪你这么久吗?”

“所以一直是你?”Shaw难以置信地问道。

“我只是有点担心你,亲爱的,鉴于从车库走回家应该用不了一个小时。”

“可......”Shaw下意识地说道,然而很快将自己的疑问咽了回去。在迅速翻阅头脑中的记忆之后,她发现在耳边的声音的确不曾明确地欺骗,然而却有意无意地误导了自己。

“你耍我!”Shaw咬牙切齿地说道,愤怒于自己的愚蠢。谁也不曾告诉她Root一直在观看模拟记录,是她自己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就失去冷静,下意识地默认了这一点。

“你这样认为?”Root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她完全不曾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带着得意的调皮意味,“我只是简单地觉得如果不能互相扮演的话,有一个双胞胎姐妹的乐趣又在何处呢?”

“你认为这很有趣?”Shaw气恼地低吼,“而你允许她这么做?!”

“抱歉。”

“抱歉。”

两道一模一样的轻佻声音同时在Shaw耳边响起,鉴于机器毫不费力地辨别出后一句咆哮是针对自己。

“不,我不接受道歉!”Shaw猛地推开车门跳下车,然后发泄般地用力重重地“砰”一声关上车门,“而你,Root,你真的需要被好好教训一顿!”

“门没有锁。”Root愉快地回应,“以及我猜我得赶紧先收好盘子。”

Shaw尴尬地发现自己竟然无言以对,只能在加快步伐的同时低声诅咒该死的ASI上帝,两个都是。

在快步走出车库之前,Shaw的耳边再次响起Root的声音:“我很抱歉,真的。”

“省点力气吧。”Shaw讽刺的话语中带有明显的威胁语气,“你有整个晚上为你刚才的作为感到非常,非常抱歉。”

“我猜你把我当成了Root?”耳边的声音染上了几分调侃意味,“这有点尴尬,不过我真的不需要知道你今晚的计划,Sameen。”

“看在上帝的份上!”Shaw猛地停下了脚步,几乎怒极反笑,“你们还没有玩够?”

“我是认真的,向你保证。刚才的事我真的非常抱歉。”耳边的声音变得温柔而认真,“这不是自我辩护,可微笑着流泪的她真的让人很难拒绝。”

“现在说这些有点晚了,不是吗?”Shaw的语气有点松动下来,但仍然难以抑制自己嘲讽的冲动。

“这就是为什么我强烈建议你在进门前看完之前那段视频。别担心,她不知道我们现在的对话,也不知道你将会看到什么,那是我在她请求之外附赠的彩蛋,你知道,公平起见。”

“彩蛋?”Shaw站在原地,手伸进了装着手机的口袋,但并没有立刻掏出来。

“一些她不认为你需要知道,但无法否认你有权利知道的事情。”耳边的声音解释道,“就和你一样,我猜。”

“好吧。”Shaw难掩好奇,耸耸肩掏出手机,“反正还能有多糟呢?”

Finch:可当然你不会对婚礼感兴趣的。

Root:即便是我也会喜欢童话的美好结局啊。家庭纷争,煮烂的菜,一生一世一双人,怎能不爱?

Finch:呵呵。

Root:我是Harry的携伴。

Fusco:?

Root:参加婚礼的那种,携伴。

Fusco:我知道什么是携伴,我只是在努力想象你出现婚礼上的场景。

Root:拜托,我去年还当过落跑新娘呢。

Fusco:呵呵。

Reese:机器派你来的吗?

Root:看来是没人相信我适合在婚礼上出现了。

Reese:呵呵。

Shaw再次摁下了暂停键,愣在原地。

她和画面中出现的三个男人一样无法将Root和婚礼联系起来。然而每一个“呵呵”之后Root的表情,都在动摇她的认知。Root说如果她是“形”的话,她会是一条直线,一支箭,而此刻她却发现自己的脑子里像是被塞进了一团无法拆解的乱麻。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如果那三个家伙此刻在她眼前,她会非常乐意将他们好好揍一顿。

“Sameen,我们并没有很多时间,在她再次感到担心之前。”耳边传来的声音提醒Shaw回过神来,低头瞥了一眼屏幕的画面,只剩下不到三十秒钟。

“这是你的主意,你负责拖延。”Shaw没好气地说道,手指划过手机屏幕让画面继续播放。

Root:我不喜欢一个人呆在地铁站。

Finch:你一向很会照顾自己的,Ms.Groves。

Root:我并不是害怕。

Finch:你只是孤独。

Root:又或者我只是喜欢婚礼。

Finch:呵呵。

手机屏幕暗了下去,Shaw却低头一动不动看着手机,像是上面仍在播放什么精彩的画面。直到耳边再度响起声音,她才回过神来。

“只是一个小提示,第五大道上的Tiffany & Co.还有45分钟关门。”

“谢谢。”Shaw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吐出去,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但是不,谢谢。”

“再次抱歉,我是不是又越界了?”

“非常正确,以及Tiffany & Co.?无意冒犯,可作为一个无所不能的ASI上帝,你的品味真的很逊。”Shaw翻了个白眼,“不过,如果你真想为之前的作为做出弥补的话,我的确需要你帮个忙。”

“请说。”

“确保Root对我接下来要打的这个电话一无所知。”

“已经完成了。”

“很好。”Shaw勾起嘴角,拨通号码后将手机举到耳边。

“嘿,Tomas,记得我吗?你欠我的人情现在可以还了。”

“……”

“谢谢,不过我能解决其他问题,我全部所需要的只是你在钻石方面的专家意见,告诉我你听说过的最好的货是什么。”

“……”

“是的,包括传说,把可信度和可行性的部分留给我来操心。”

“……”

“所以它是唯一留下的,还是未成品?”

“……”

“不,这是最好的消息。谢了伙计。”


(1) (2) (3)

评论(52)

热度(463)

  1. FaithRhaw Shooter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