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haw Shooter

送分题番外(5)

(1) (2) (3) (4) (5) (6)

Jonathan Nolan出生于英国,在美国长大。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很乐意承认自己是一个压抑的变态。鉴于这是每一个英国人的默认属性,不曾有人将他这句玩笑般的自我评价当真,更不曾有人知道,他跟踪Root已经足足两周时间,期间更尝试了一次不成功的入室谋杀。

这唯一的一次失败只让他对自己的最新目标兴趣越来越浓厚,及至不可抑制的地步。Root是他迄今为止发现的最完美的目标,令他无法放弃。如此美好的女人,必须在黑暗中孤独死去,才配得上他心目中的完美结局。

感谢JJ出色的媒体公关才能,以及机器的默默帮助,纽约媒体对于这桩连环杀人案不曾有所报道。Nolan并不知道FBI在案发后一小时内即介入了这桩案件,第二天一早他就迫不及待地回到了Root的住所外继续自己伟大的计划。

根据他前两周的跟踪观察,Root每天的作息非常有规律。早晨七点会准时带着她的马里努阿犬出门,除了偶尔会被那条精力过剩的狗拖着无奈地小跑上一段路,通常她都会非常惬意地散步到街角的咖啡店,在那里带上一杯咖啡回家。八点钟,她会再次出门开车去舞团,这时的她总会换上一身优雅美丽的套装。

然而今天早晨事情却有了变化。

七点钟,牵着狗出门的变成了一个小个子的黑发女人。Root在他们身后懒散地步出家门,打着呵欠抱怨:“Bear有你遛就够了,Sameen,我真的很想念我的床。”

“适当运动和正常作息有助于保持你的健康。”Shaw不耐烦地停下脚步回头等她一步一挪走下台阶。

“我每天都要排舞,运动量足够了。”Root不满地嘟囔,“而说到正常作息,我相当确定有人应该为我昨晚睡眠不足负责。”

拼命压制立刻扑出去的冲动令Nolan的脸色变得通红。

她们在同样的时间回到了家。

八点钟,门再次打开,Root换上了她日常出门时的装束,叫作Sameen的黑发小个子女人送她到了门口。

“你确定不来?”Nolan听见Root用期待的语气发问,“今天是我的独舞排练,现场只有很少的几个人。”

“我猜是的,保证下一次入室盗抢的家伙继续无功而返更重要。”Shaw遗憾地回答,“我得尽快弄好家里的安保设施,这边工程一旦结束我一定第一时间赶过去。”

今天,必须就是今天。一切都应该有个结局。Nolan在隐藏的角落里咬紧了牙关。

后台更衣室里,换好芭蕾舞衣完成妆扮的Root在准备上台排演独舞前,对着镜子做最后一遍检视。

“你真美丽。”陪在她身旁的JJ对着镜子微笑着说道。

“谢谢。”Root朝镜中的JJ露出一个有些羞涩的笑容,然后深深吸了一口气,再吐出去。

这个下意识的动作让JJ看出了她有些紧张,安抚地说道:“Samantha,不用紧张,一切就和你日常的排练一样。一旦疑犯出现,他在有机会伤害到你之前就会被制伏,相信我。”

“我知道。”Root点点头,但看起来并没有放松一些。

她的状态让JJ有些担忧,用温柔然而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Samantha,如果你有顾虑请一定说出来。我们仍然来得及取消这次行动。”

“不,不,我不是担心这个。Sameen制伏过很多更凶残的家伙,何况还有你们在。”Root连忙说道,然后犹豫了片刻,“我知道这听起来有点奇怪,可那个可悲的疑犯是我现在最后一个需要担心的问题。”

“那么你想谈谈吗,是什么在令你紧张?”JJ温和地问道,将心里的某种猜测刻意在语气里体现了出来,相信这会有助于帮助眼前的受害者放松心情,“有关于Sameen?”

“我猜什么都瞒不过你们侧写师的眼睛。”Root羞涩地笑了笑,“是的,是关于她。”

“你仍然在想关于求婚的事。”JJ露出一个了然的微笑,肯定地说道。

“我知道我们已经都同意今天不是做这个决定的好时机。”Root有些苦恼地说道,“可我仍然忍不住去想,为什么她会突然扔出这个炸弹。我是说,你知道,她从来不是想结婚的类型。”

“但你是。”JJ微笑着说道,“而她爱你。”

“我也爱她。”Root轻轻叹息,“而那就是为什么我不希望逼她做自己不想做的事。”

“可据某人所说,你已经向她求了上百次婚?”JJ略带调侃地说道。

“那些都是玩笑。”Root摇摇头,“好吧,也许不全是玩笑,可我从没有真正提出‘婚姻’这个词。”

JJ在心里叹了口气,对自己此刻所面临的情况有点啼笑皆非。她和Hotch从昨天起就共同有一种微妙的奇怪感觉,那就是他们的出现对于这次的受害者和家属来说,似乎有点多余。而此刻,一个专业抓捕连环杀手的侧写师被当成了情感咨询师。并且看起来,不解决这个心理问题,今天行动的关键人没有勇气走出这个门。

“Samantha,你的问题只能你自己来解决。但我或许可以跟你分享一下我的亲身经验。”迟疑了片刻之后,JJ温柔地说道,“我也曾经以为自己是永远不会结婚的类型,直到我的儿子四岁那年,我差点失去了他的父亲。”

“那之后你就向他求了婚?”Root的注意力果然得到了转移。

“事实上,是我要求他再次向我求婚,因为我终于想说愿意。”JJ朝她眨了眨眼,“Samantha,我想告诉你的是,差点失去自己心爱的人滋味真的不好受,尤其在你无法不将原因归咎于自己的时候。而在失而复得之后,你会前所未有的珍惜。这种经历改变了我,为什么一定不会改变Sameen呢?”

“也许吧。”Root迟疑地说道,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无论如何,谢谢你。”

“不用客气。”JJ微笑着拉开房门,“那么,我们可以开始排演了吗?”

“当然。”Root愉快地回答,轻快地走到门口,却发现有两个男人等候在那里。

JJ看起来并不意外于他们的出现,Root却发自真心地感到了惊讶。

Fusco和Finch为什么会在这里出现,并且前者一侧的脸庞看起来有点红肿,而后者的鼻尖红得有点异常?

“Detective Fusco。”胖胖的纽约警探在她能够发问之前举起了自己的警徽,然后转向JJ,“非常感谢你们的合作,Agent Jareau,局长让我转达他对本次行动成功的美好祝愿。”

“当然。”JJ露出一个职业的微笑跟他握了握手,然后转向Finch,“这位一定是Mr.Pochard?”

“是的,Agent Jareau。很抱歉我之前打的几个电话给你们增添了麻烦。”Finch的老派绅士风度无懈可击,“可Samantha是我仅存的亲人,我无法对发生这种事坐视不理。”

在三人寒暄的同时,机器贴心地在Root耳边解释:“抱歉没有更早通知你,可是Sameen找我帮了点小忙,Lional是本次案件NYPD的联络人,Harry是你的叔父,以及舞团的幕后金主。John作为Sameen的同事正在帮她升级你们住所的安保措施。顺便提一句,Sameen给了John和Lional一人一拳作为重逢的见面礼,考虑到Harry的承受能力,她只弹了下他的鼻尖。”

Root在JJ看不到的角度优雅地翻了个白眼。

机器小分队再次聚齐,Shaw的主意,而她对此一无所知。

直到此刻,Root真正地开始有点紧张了。

(1) (2) (3) (4) (5) (6)

评论(38)

热度(350)

  1. FaithRhaw Shooter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