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haw Shooter

送分题之番外再番(3)

(1) (2) (3)

    Shaw一下子有些不知所措。Root不为人知的童年阴影,无论是这本身,还是她选择在此时告诉自己的动机,都令Shaw一时不能决定该如何应对。

    而Root显然看出了这一点,温柔地说道:“当然,我们随时可以换个话题。”

    “没有必要。”Shaw下意识地回答,“我还未想到更有趣的话题。”

    此刻她唯一能确定的是,换个话题绝不是可选项。她想知道这个,而Root并不是一个每天都乐于公开这种隐私的人。更重要的是,Shaw并不过分自傲,但在这件事上,她是Root唯一可能选择的坦诚对象。

    于是Root开始讲述她的故事。考虑到故事的讲述者通常多么善于用语言蛊惑人心,这次她的发挥无疑有失水准。

    Hanna是Samantha的朋友,Hanna把《献给阿尔吉侬的花束》推荐给Samantha,然后Samantha看着Hanna上了一个男人的车,Hanna再也没有回来。那个男人在四年后死于Root的陷害,他的妻子在此后每年收到一本书,就是Hanna推荐给Samantha的那本。16年后Root绑架了机器之父,警察从那个男人家的草坪下挖出了Hanna的尸骨与遗物。   

    “所以就是这样。”Root结束了她并不精彩的故事,终于将视线从手中书的封面移到Shaw平静的侧颜,“有什么想说的吗?”

    “想听实话吗?”Shaw若有所思地转过头看着她,“我以为自己在听一份陈年的案情报告,而报告撰写者的文学水平甚至比不上Fusco。”

    “如果让你感到无聊的话我很抱歉。”Root耸了耸肩,自嘲地说道,“我只是试着客观一些陈述事实。”

    “没有必要抱歉,事实上我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Shaw平静地说道,“低头看看你手中的书,Root。”

    Root按她说的低头看了一眼,并没有发现什么,有些不解地说道:“怎么了?”

    “所以我猜你直到现在都没有发觉,过去的十分钟里你一直在无意识地蹂躏这本可怜的书,尽管你一直在盯着它,而没有看你唯一的听众一眼。”

    “所以?”Root终于明白了她在说什么,抿了抿嘴唇反问。

    “所以在过去的十分钟里,你的整个身体都在尖叫着想逃离这个局面。显然这不是愉快的回忆,而你也并不为此骄傲。”Shaw深深地看着她,“把这件事说出来是你最不想做的一件事,即便是对我。”

    “但我依然这样做了。”Root微笑起来,“而你知道什么?你也将这么做。”

    “我就知道。”Shaw翻了个白眼,“这是道德绑架。”

    “的确。”Root愉快地说道,“而我们都知道我会成功的。”

    “仅仅因为我让你。”Shaw忿忿地咕哝,别扭地转过头。

    “我更倾向于是因为你爱我,亲爱的。”Root微笑着说道,“现在,Sameen,轮到你了,告诉我那段11年前的监控视频究竟触动了你的哪根神经?”

    Shaw垂下眼帘陷入了沉默,牙根无意识地紧紧咬合在了一起。

    好极了。她自嘲地想,现在拼命想逃离眼前局面的那个人变成了自己。

    她们彼此都心知肚明这个睡衣之夜是为了什么,而进程能否顺利完全依赖于她是否心甘情愿跳进Root并不高明的谈话陷阱。Root甚至给了她回避这个话题的选项,是她没有接受。

    然而此刻轮到自己时,Shaw才发现,Root之前那干巴巴的讲述中,蕴藏了多么大的勇气。

    “抱歉,Sameen,我知道此刻才说我不该逼迫你显得过于伪善。”她过久的沉默显然令Root误会了什么,在这时低声对她说道,“但我后悔了,让我们忘了这个愚蠢的主意好吗?”

    “不。”Shaw抬起头看着她,平静地说道,“你有权利知道是什么破坏了你的订婚之夜。”

    “我们的订婚之夜。”Root微笑着纠正她,明显地松了口气。

    “你得知道,Root,我无意向你隐瞒这件事。我只是......”Shaw有些困难地说道,不知该怎么表述自己的意思。

    “感到难堪。”Root却很快替她补充道,“担心我会觉得当时的你很愚蠢,或者更糟糕的,对你感到同情甚至怜悯,让你觉得自己像个无能的弱者。”

    Shaw惊讶地看向她,感到一种被说中的窘迫。

    “我向机器发誓,亲爱的,我没有读心术。”Root微笑着朝她晃了晃手中的书,“我只是在说自己刚刚蹂躏这本书时的感觉。需要我将它借你用会儿么?”

    “不用了,谢谢。”Shaw翻了个白眼,心情却莫名地轻松了许多,自嘲地说道,“我在处理令人难堪的视频事件方面有着丰富的经验。”

    “我猜你是对的,毕竟7054不是个小数字。”Root调皮地朝她眨了眨眼,毫无意外地得到另一个白眼作为回应。

    “你看过我的档案,所以你该知道加入海军陆战队并不是我的第一职业选择,我本打算做个医生。”Shaw耸了耸肩,平静地说道,“而那段11年前的监控视频,记录的就是我作为医生的最后一刻。那天我被医学院开除了。”

    Root突然记起Shaw曾经说过的一句话:“如果能回到过去也不错,我猜......我们谁都没能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

    她努力控制住了自己开口安慰的冲动,只是挑了挑眉示意Shaw,自己在听她继续说下去。

    “你得知道,他们是对的。我可以做别人不敢做的手术,因为我从不犯错,而那是因为通常会令人失去冷静的情绪我根本感受不到。可你知道什么?那些情绪恰巧正是一个医生必须具备的东西,而我没有,比如同情心。”

    Root咬了咬嘴唇,强迫自己忍下到了嘴边的激烈言论,然后轻轻笑了起来:“我知道这样说有点自私,不过我想给当初把你踢出医院的人寄张感谢卡。”

    “我也是。他们拯救了我的职业生涯,显然杀人比救人更适合我。”Shaw自嘲地说道,“不过当时我很生气,所以在被踢出医院之后,我做了件愚蠢的事。我第一次杀了人。”

    “我不记得你的档案上有提到这个?”Root有些意外,“那上面说,你退出医学院后第三天就去了匡提科受训?”

    “海军陆战队或者精神疗养院,你会选哪个?”Shaw自嘲地说道。

    “什么?”这完全出乎了Root的意料,“为什么?”

    “因为我杀了人却没有任何感觉。”Shaw耸耸肩,“而处理这个案子的Detective Slack曾是我父亲在海军陆战队的战友,我的档案和匡提科的征召信都是他的功劳。”

    Root愣了一下。惹了麻烦的青少年的确有被法庭给予第二次机会送去军队的先例,但Shaw当时已经成年,而少年犯也不可能被送去匡提科作为后备军官培训。

    “你没有做愚蠢的事,Sameen,你杀人是正当防卫。”Root反应过来,肯定地说道,然后看着她不置可否的表情调整了自己的说辞,“不,你是为了救人。”

    “所以我不用坐牢。”Shaw耸了耸肩。

    深夜的酒吧后巷,一个手无寸铁的年轻女人被一个凶狠的男人持械殴打,恰巧被Shaw看见,恰巧她心情不好,恰巧仅仅用言语制止不了那个男人的行动,恰巧她当时并不精于近身格斗,却知道人体哪些部位最为脆弱。

    于是Shaw第一次杀了人。而处理这个案子的警官是她父亲生前的好友,了解对她从小就“与众不同”的一面。

    “你会以为在刚刚因为没有正常人的情绪被医院踢出来之后我会学得聪明一些,但当时我真的没有假装害怕的心情。”Shaw自嘲地说道,“我猜正是这让他感到了恐惧,毕竟我具备成为连环杀手的一切潜质,并且刚刚尝到杀戮的滋味。”

    “缺乏常识的可怜虫。”Root嗤笑了一声。杀人不会让Shaw感受到恶心害怕,也不会让她觉得异样满足。

    “嘿,David值得更好的评价。”Shaw不满地说道。

    “好吧,他值得一张感谢卡。”Root撇了下嘴角,“但这不影响我不喜欢他,甚至你也没有权利要求我这么做。”

    “随便你。”Shaw再次翻了个白眼,“不过你得知道,如果没有他,你也不会有机会出现在那儿。”

    Root下意识地跟随她的视线将目光聚焦在墙角的画架,画纸上是一幅人物素描,Shaw在严格盯着她养伤时期无所事事的成果,模特当然是她。

    “别告诉我你会画画是因为他?”

    “他的提议,而我的母亲接受了。”Shaw耸耸肩。

    “你的母亲?”Root敏锐地发觉了她只提到双亲中的一个。

    “在我父亲因为车祸去世之前,他们只知道,或者只是假装知道,我比普通小孩情绪要少很多。而在那之后这成了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Shaw平静地解释,“所以David建议让我开始学绘画,这样我可以画下每天的经历,也许有助于学会正确地表达情绪。”

    脑中闪过的一个模糊念头让Root不自觉地瞥了一眼手中的书。

    她还记得自己第一次看《献给阿尔吉农的花束》时几乎无法忍受看下去。这是一本日记体的书,最初的几篇毫无文采而言,充满了拙劣的拼写和文法错误。因为记下日记的Charlie是一个先天智商低下的人,他会做写日记这件事,完全是因为把他当作小白鼠进行智商提升试验的学者的要求。

    Root突然意识到Shaw在说什么,画架就是她的日记本。

    Shaw显然明白了她在想什么,自嘲地撇了下嘴角:“你没想错,我就是Charlie。事实上如果感情有商数的话,我的得分也许比他更低。”

    Root沉默了一会儿,突然问她:“Sameen,告诉我你看了这本书几遍?”

    Shaw愣了一下,极不情愿地咕哝道:“我不知道,谁会数这个?”

    “所以远不止一遍。”Root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可如果我说错了请纠正我,Sameen,你不喜欢这本书,一点也不。”

    Shaw不想说谎,这让她无法说出纠正的话。从浏览内容简介之后她就不喜欢这本书。如果不是想知道它为何对Root如此重要,她根本不会翻开它。而直到刚刚,她才知道Root在意的并不是这本书内容本身。

    这让她感觉自己傻透了。为什么当初她要拒绝机器的好意,坚持一定要从Root本人口中知道真相?

   “好吧,我是个彻头彻尾的傻瓜。”Shaw不自在地回避了眼前人的专注视线,“想笑就笑吧。”

    “哦,Sameen......”Root微笑起来,轻轻捧起她的脸颊,温柔而不容拒绝地令她不得不将目光投向自己,“相信我,如果感情有商数的话,你绝对是个天才。你唯一愚蠢的地方在于,你还没有发现这一点。”

    Shaw不再回避她的视线,却在沉默了一会儿之后有些困难地低声说道:“Charlie或许是变得聪明过,可他最后还是变回了傻瓜。”

    “好吧,你还有第二个愚蠢的地方。”Root优雅地翻了个白眼,“Charlie有一个我这么火辣的未婚妻吗?”

    Shaw定定地看了她半晌,嘴角渐渐勾起一道微妙的弧度:“不,他没有。”

    然后,在Root打算说些什么之前,Shaw用自己的唇封住了她的嘴。

    睡衣之夜过得的确很有收获,可今晚毕竟是订婚之夜,不是吗?

(1) (2) (3)

评论(18)

热度(315)

  1. Oo单翼..Rhaw Shooter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