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haw Shooter

【奇异铁】假如一切始于2008(45)

当斯塔克搞清楚怎么控制这只太空甜甜圈时,众人也已就战斗方案达成一致。超强的行动力让他们很快适应了太空船员的新身份,有条不紊地开始分组各司其职。

驾驶昆式战机的丰富经验让黑寡妇和鹰眼没费太多工夫就掌握了控制飞船航行的基本操作;前空军指挥官的履历则让战争机器与猎鹰把持了飞船的通讯与防卫系统;班纳与黑豹加入了斯塔克的纳米切割小组;美队与冬兵在演练如何将蚁人送到灭霸身上;最核心的无限宝石组同时也是魔法控场组,幻视与猩红女巫聚在斯特兰奇身边。

由于飞船处于自动航行模式,而系统暂时也没有反馈任何值得注意的信号,操作舱里相对比较清闲的四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随口闲聊。

“不得不说,当斯塔克这家伙跟你站在同...

【奇异铁】假如一切始于2008(44)

“永远,永远不许再干这种事!”

感谢思维直接交流不受语速限制的高效率,全体复仇者只是从通讯频道里听到了斯塔克的这句话,看到他扑上去紧紧拥抱至尊法师,而后者只是轻轻地拍了拍他的后背,就很快成功地将其安抚了下来。

隔着机舱目睹这一切,黑寡妇瞥了一眼美队:“这部分我可做不到。”

“我也不能。”美队自嘲地摊了摊手。

“你们在说什么?”鹰眼没太跟上他们的节奏,“斯特兰奇和斯塔克这件事干得的确漂亮,但如果这里还有其他人做得到的话,无疑正是你们两个。”

美队和黑寡妇相视一笑,双双摇了摇头。以俘虏的身份孤身深入敌穴这种事这他们都亲自干过,所以没有人比他们两个更清楚这需要多少自信与勇气,而比这更重要的...

【奇异铁】假如一切始于2008(43)

战情室内,斯塔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于众目睽睽之下打开一道传送门,拎起小蜘蛛将他扔到了光圈另一边的皇后区,然后在小家伙来得及爬起身之前就挥手关闭了它,整个过程前后不到五秒钟。

复仇者们看着眼前这一切一时不知该做如何反应。他们不是第一次看见传送门,刚刚也的确看到钢铁侠与至尊法师一起消失,又与蜘蛛侠一起回到战情室,可那时候他们都默认为这种交通方式的提供者是至尊法师或者他的同行,而不是靠科技把自己变成钢铁侠的斯塔克。

“托尼,从何时起你学会了法术?”战争机器罗迪忍不住开口询问。

“我不会,但地球上唯一有能力把整架昆式战机送进外太空的人已经在那个太空甜甜圈里面了。”斯塔克耸耸肩,“他只能授权我代劳...

【奇异铁】假如一切始于2008(42)

华盛顿,决定复仇者联盟是否合法存在的最后一次听证会现场,开场前五分钟,大批记者守候在场外。

感谢无孔不入的媒体与自媒体,复仇者在基地与大批外星军队作战的消息已经传遍全世界。

毫无疑问,复仇者们来不及从纽约的战场赶到听证会现场了,但并没有听证会推迟的消息发布,记者们只看到一个又一个满脸写着“无可奉告”的政府官员或国会议员陆续进场。

最后一个到场的官方人士是国务卿罗斯,也是唯一一个在记者簇拥的话筒下停住脚步的人。

“国务卿先生,基于显而易见的原因,今天复仇者恐怕将无法准时到场,请问听证会还将如期举行吗?”

“我们没有收到任何来自复仇者联盟的消息要求推迟今天的听证会。”罗斯面无表情地回答。...

【奇异铁】假如一切始于2008(41)

对于新鲜出炉的这对灵魂伴侣来说,从天而降的浩克就是终于落地的第二只靴子。他们还没来得及搞清楚灭霸是谁,但亲眼所见最强复仇者的狼狈与惊恐已足以让这两人对眼前局面的严重程度有个最基本的预判。

他们有准备,但显然不足,必须争分夺秒。

两个人都加速了自己手头负责的事项,而对彼此思绪的无障碍知悉又进一步促使他们提速,以至于事实上不到五分钟后,复仇者基地的战情室里已聚齐所有人,原定的十分钟后,班纳已用最简洁的话语告知大家将面对的究竟是什么。

灭霸,一个致力于维持宇宙平衡的生态恐怖分子,目标是消灭宇宙的一半生命,手段是集齐六颗无限宝石,个人战力连浩克与雷神也不是对手,手下还有一只可以轻松摧毁半个阿斯加...

【奇异铁】假如一切始于2008(40)

“安东尼·爱德华·斯塔克,你愿意成为我,斯蒂芬·文森特·斯特兰奇的灵魂伴侣吗?你将为此获得更长久的生命,并在每一天里忍受痛苦与死亡的折磨。”

“我愿意。”斯塔克用力拉起了对方,与他鼻尖对着鼻尖,“如你所说,你降级成斯特兰奇法师是我的责任,我很乐意负责到底。顺便提一句,你的责任不比我小。毕竟我也死过一次,就在阿富汗的那个山洞里,并在那里重生,而你是一切的始作俑者。”

“很公平不是吗?”斯特兰奇有些悲伤地微笑起来。

“你可以更开心一点的。”斯塔克有些不满地咕哝,“你看上去像是被判了无期徒刑。”

“却无意上诉。”斯特兰奇自嘲地说道,“我...

【奇异铁】假如一切始于2008(39)

斯特兰奇并不是每天都会去医院,精明的院长为此做了特别指示,保证他一旦去了就会有足够数量与难度的手术等着他做足一天斯特兰奇医生。这显然不是个特别高明的伎俩,但在没有什么特别紧迫的魔法危机的前提下,斯特兰奇很乐意中招,这一天尤其如此。

在成功地用连续九台手术占满了自己整个白天不用去想斯塔克会对王的解释作何反应之后,天黑之际,斯特兰奇别无选择地回到了纽约圣殿,毕竟他现在只是兼职的斯特兰奇医生,却是全职的至尊法师。

“如何?”他在大厅里看见王之后询问地挑了下眉。

“如你所交代的那样,一切该说的都说了。”王如同他平常一样面无表情地回答。

“很好,谢谢。”斯特兰奇点点头,越过他径直上了台阶。

“...

【奇异铁】假如一切始于2008(38)

“灵魂伴侣?”斯塔克愣了下,“我觉得我们早就是了,但你应该指的是字面意义上的?”

斯特兰奇点点头:“以及魔法意义上的。”

“所以只要你变个戏法就行是吗,还是说得有个什么仪式?”斯塔克伸手揽住他脖颈俯下身轻轻啄吻他,却若即若离,“我衷心希望是前者,毕竟现在快三点了。”

“需要一个法阵以及法器,得花一点时间,某种程度上的确算是一个仪式。”斯特兰奇下意识地一边追逐他的嘴唇一边回答,说完才意识到不对,“该死,为什么我会跟你说这些?托尼,你还没听我解释这意味着什么。”

“我猜有点像结婚?”斯塔克一不小心从扶手上以一个经过精密计算的准确姿势与落点与跌进了沙发内,“虽然这的确有点快,但你跟我也都不是...

【奇异铁】假如一切始于2008(37)

当斯塔克整理好自己从浴室中走出来时,发现两杯冒着热气的咖啡相对摆在茶几上,而斯特兰奇已经回到了他习惯的那张单人沙发,穿着蓝色的法袍,披着红色的斗篷,戴着黑色的悬戒,胸前还挂着阿戈摩托之眼。

这一身至尊法师的标配让斯塔克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我是不是需要穿上战甲才有资格在你对面坐下来?”

“你愿意的话躺在那里也没问题。”斯特兰奇朝长沙发努了努嘴,“我只是需要一点仪式感提醒一下自己罢了。”

斯塔克有些怀念地瞥了一眼长沙发,最终还是叹了口气向属于自己的那张单人沙发走过去,同时不太舒服地拉了拉自己身上有点过长又过窄的衬衫:“出于对仪式感的尊重,你能将这一身变得合身些吗?”

“我得说我其实挺乐见你...

【奇异铁】假如一切始于2008(36)

对彼此压抑长久的渴望一旦得到对方许可,很快就发酵得有些不可收拾。仅仅只是浪费微不足道的一点时间从不太方便的单人沙发转移到长沙发上已经耗尽了两个人全部的意志力。

从酒会回来之后他们都还没来得及换装,此前只是摘了领结脱了西装外套。对于经验丰富的两个人来说,留下的部分完全造不成阻碍,但通常会被当做情趣的这个环节在此时显得过于漫长,两声嘶啦之后,地板上便散落了一地纽扣,接着两条皮带被唰地抽出扔下,最后是一只悬戒被以显然失去耐心的力道抛下弹了弹滚到远处,就再没什么落地了。

寂静的室内只听得见两道呼吸声渐渐失去节奏,很快变成沉重而不规则的喘息,偶尔夹杂着几句针对上帝或者对方的低呼,直到渐渐平息。

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