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haw Shooter

【奇异铁】假如一切始于2008(多元宇宙独立番外)4

复仇者基地在这个晚上举办了一个小小的内部派对,其实也算不上是个真正的派对,无非是留守纽约的复仇者们聚在一起喝喝酒聊聊天跳跳舞。派对上仅有的三个非正式成员,就是斯塔克、斯特兰奇以及查韦斯。

派对在娜塔莎和旺达回来之后就正式开始,彼得·帕克紧赶慢赶总算没有迟到。本来他进大学之后学业繁忙,还得挤出时间继续做他的蜘蛛侠,时间很不够用,差不多都想放弃从麻省赶回纽约了,但是实在耐不住好奇,通知他的猎鹰说今晚的派对是为了欢迎一个比他还年轻的小姑娘,或许很快就将是下一个复仇者。

“你知道什么?这次带她来的也是斯塔克。”猎鹰当时这么幸灾乐祸地告诉他,“恐怕你很快就要失宠了,小子。”

彼得倒不担心这句明显的玩笑,但的确很好奇他将看到一个什么样的小姑娘值得这样兴师动众。斯塔克第一次带他来复仇者基地那次,还是所有人抱着必死的决心准备离开地球远征,要给复仇者留颗种子的时候。

等他到了现场才发现这根本不是什么未来复仇者的欢迎会,不过是留守纽约的复仇者人员相对齐整,钢铁侠和至尊法师又难得双双来到基地,大家决定聚一下。

那个叫查韦斯的小姑娘也根本不是什么下一个复仇者候选人,她是有个很稀奇的超能力,但根本不会用,到目前为止最大的作用就是吸引追杀,斯塔克带她来复仇者基地只是为了帮她寻求庇护而已。事实上,她在这场派对上的身份是服务生,因为她需要打工赚钱还债。

年纪相近、同情心泛滥加话痨让彼得很快就和小姑娘熟悉了起来,第一次在基地还有个比他更年轻的孩子出现,并且是需要被保护的对象,让彼得义不容辞地觉得自己应该好好照顾她,在派对上很有哥哥样子地带着她挨个复仇者打了一圈招呼,而成年人们也都给足了彼得面子,无意中让正在渴求被像个大人一样尊重对待的查韦斯看到了一个最接近的现实榜样。

斯塔克懒洋洋地拿着杯威士忌倚在吧台边,远远看着两个年轻人打完招呼后坐在一起热烈聊天,得意地朝身边的斯特兰奇挑了下眉:“我说什么来着?”

“的确是个不错的主意。”斯特兰奇跟他碰了下杯,“我更好奇你是怎么说服罗杰斯的?遇上这种事,让他放弃在战情室开会却在活动室开派对可不是件容易事。”

“哦,说服他的那个人可不是我。”斯塔克无辜地摊了摊手。

斯特兰奇隐隐感觉不妙:“你不会跟他说这是我的主意吧?”

“不得不说,你的神棍形象给队长留下了足够深刻的印象。”斯塔克余光瞥见美队从另一边向他们走过来,站直起身伸手拍了拍对方肩膀,“他甚至愿意等到现在才来找你要一个合理解释。”

斯特兰奇将不可思议的谴责目光投向自己的灵魂伴侣,总算聊胜于无地得到了后者扬长而去之前一句附耳的低语安抚:“加油。”

斯特兰奇无奈地冲他远去的方向翻了个白眼,等他收回视线,美队已经走到近前。

“斯特兰奇博士。”美队微笑着朝他举了举手中的啤酒。

“罗杰斯队长。”斯特兰奇勾了下嘴角,举杯向他示意,“不错的派对。”

“我们已经很久没有像这样聚会了,不是吗?”美队有些感慨地说道,“基地上一次举办有你和托尼都在的派对还是我们从泰坦星回来那次。”

“但你依然需要一个解释。”斯特兰奇抿了口酒,微微一笑。

“请原谅我的古板。”美队自嘲地说道,“一个多元宇宙的概念,一个有能力打开多元宇宙传送门的小姑娘,一次跨宇宙追杀的事件,这三样加在一起,我很难不需要一个解释,为什么我们现在是在开派对喝酒聊天,而不是在战情室部署应对?”

“四样。”

“什么?”

“保持你的随意姿态,罗杰斯队长,其他人不会听见我们在说什么。”斯特兰奇低沉地说道,身体语言却依然闲适,“是四样。”

美队毕竟是个经验极其丰富的超级战士,很快反应过来,不动声色地拿自己的酒瓶跟斯特兰奇的酒杯碰了下,闲聊般地问道:“第四样是什么?”

“战情室里可能的不稳定因素。”斯特兰奇放下手中的鸡尾酒杯,用眼色示意了一下对方。

美队看似无意地扫了一眼酒杯里吸管弯头所指的方向,那边是幻视和旺达正相拥着缓缓起舞。他不得不往自己嘴里倒上一大口啤酒以掩饰震惊,疑问的视线则在同时投向斯特兰奇。

“源自幻视的最新信息,一个不太对劲的旺达·马克西莫夫,或者一颗不太对劲的心灵宝石。”斯特兰奇随意地耸了耸肩,“但暂时无法确认。”

美队在放下酒瓶时已经恢复了镇静:“无论哪个都不是好消息。”

“我个人更希望问题出在心灵宝石,”斯特兰奇重新拿起酒杯抿了一口,“毕竟托尼可以通过灵魂宝石跟它取得交流,实在不行,他也有办法把它从幻视额头上取下来。”

“而如果问题出在旺达?”

“这不是推卸责任,但如果不是足够确信旺达的稳定性已经值得信赖,当初我不会让她毕业。”

“没有人怀疑这个,博士。我们都知道你比任何人都更在意这件事。”美队调侃地说道,“可如果万一问题真出在她身上呢?”

“让我们希望并非如此吧。”斯特兰奇一口气喝光了杯中酒,“否则,要么我该引咎辞职,要么我们有了大麻烦。”

美队张了张口:“定义一下‘大’?”

斯特兰奇张开手放在杯顶,用魔法让杯面重新缓缓上升:“罗杰斯队长,你需要知道的是,我并非天生就会魔法,能做到这个是通过学习和练习;但旺达不一样,她是个天生的女巫,并且潜能无限,跟我学习魔法事实上是在束缚她的可能性,而她自己也很清楚这一点。”

“天生?我以为她的能力来自心灵宝石?”美队有些困惑,“九头蛇的实验,不是吗?”

“那应该只是诱因,当然无疑也有可观的放大作用。”斯特兰奇努了努嘴示意斯塔克的方向,“他前半生的履历糟糕地辉煌不是没有原因的,斯塔克工业出品的军火唯一一次哑火,就是在旺达面前。而那时她只是个孩子,还没来得及落到九头蛇手中。”

“听起来她在圣殿跟你聊了挺多。”美队若有所思,“为什么跟你学习魔法反而是在束缚她?”

斯特兰奇瞥他一眼:“托尼跟我提起过,你很擅长绘画?”

“只是业余爱好。”美队耸耸肩,“但我的确曾经是个美术生。”

“所以你系统学习过如何绘画。”

“没错。”

“那么,当你在画布上落笔时,不会像个第一次拿起画笔的孩子一样无知无畏,对吗?你会顾忌光影透视等等规则,而熟练之后对它们的遵循就成了本能。”

“你是说......系统性的魔法学习就像这个瓶子,”美队晃了晃手中还剩一半的啤酒瓶,“反而用边界限制了旺达的想象力?”

“她去圣殿的第一堂课上我们就明确了这一点,而她决定为自己划定边界。”斯特兰奇指向他手中的酒瓶,用魔法让水面上升直至溢出瓶口,“但如果她改了主意......”

“那么我们就有个糟糕的局面需要收拾了。”美队不得不放下酒瓶,甩了甩滴落到手上的酒渍,“你是对的,博士,第四样的优先级恐怕比前三样还要靠前。我真的不想再经历一次找波兹小姐报损的尴尬了。”

“那是我最乐观的预期。”斯特兰奇露出一个完美的假笑。

美队一怔:“而更悲观的预期是?”

“它和前三样并非相互独立的事件。”斯特兰奇伸出两根食指,从相互平行再到相互交叉,“如你所知,有个可怕的家伙能够跨宇宙控制强大的魔法生命为其效力,而旺达恰好是一个强大的女巫。”

“万一真的不幸被你言中,那么带那孩子来这里可不是个好主意。”美队深深吸了口气,瞥了眼还在跟彼得愉快聊天的查韦斯,“这里所有人都已经知道她的特殊之处,包括旺达。”

“那孩子的过往经验让她对纽约圣殿缺乏信心,当然更重要的是对我缺乏信心,否则我已经把她带去了卡玛泰姬。”斯特兰奇自嘲地耸耸肩,“基地还有空余的房间吗?我暂时不打算离开。”

“你可以用托尼那间,我们一直保留着它。”美队调侃了一句,“但恕我直言,你依然没有解释为什么我们需要在派对上说这些?”

“避免异常,你得承认旺达对任何刺激都非常敏感。”斯特兰奇遗憾地摊了摊手,“以及尝试发现异常。但至少到目前为止,我没有任何收获。”

“我注意到她已经过来跟你打过招呼,你没有发现什么?”

“那么你应该也注意到,她跟我打招呼时依然保持着社交距离。”斯特兰奇自嘲一笑,“我和旺达或许有过一段师生之谊,但你应该可以理解我们并不亲近。”

“你需要更近距离地接触她。”美队终于恍然大悟,“而那需要一个足够合理的理由。”

斯特兰奇调侃地瞥了一眼美队的完美身材:“罗杰斯队长,我想你应该会是个女士们的好舞伴?”


两个年轻人那边正在热烈地讨论基地的八卦。

“所以,基地的复仇者里除了托尼和斯蒂芬,还有谁是一对吗?”查韦斯好奇地问道。

“严格意义上他们两个不算正式的复仇者成员,斯特兰奇博士只是复仇者的魔法顾问,而斯塔克先生早就已经退出了。”彼得纠正她,“你竟然叫他们名字?”

“他们没有阻止我这么叫他们。”查韦斯耸耸肩,“托尼说你至今只敢叫斯蒂芬先生,他对你很严厉吗?”

“其实不是。”彼得挠挠头,“他不算很容易亲近,但对我很好,而我很尊重他,就是这样。”

“克林特说这里每个去过泰坦星的人都很尊重他,但理由可能都不太一样。”查韦斯想起来之前跟鹰眼的对话,“所以你的理由是什么?”

“我没有去过泰坦星。”彼得有些窘迫,“我很想去,可是我那时还没成年,也没有正式加入复仇者,他们没带我去。”

把穿越多元宇宙当成家常便饭的小姑娘并没有那么在意泰坦星之行,只是随意地“哦”了一声:“但你依然尊重他不是吗?所以你的理由是什么?”

彼得愣了下,对他来说这是件理所当然的事情,从来没思考过为什么这个问题,眨了眨眼睛才蹦出一句:“他很厉害。”

“就这样?”

看见查韦斯有些失望,彼得又挠了挠头。今天派对现场的人基本是那次法兰克福机场复仇者内战时的原班人马,而当时斯特兰奇一个手势就把除了钢铁侠之外的所有人都关进了魔法空间。这是个证明他很厉害的不错论据,但显然有些扫复仇者的威风,而且小姑娘想听的也明显不是博士到底有多厉害。

“我是说,他很厉害,但是他很讲道理。”彼得试图为自己的话圆场,却有些心虚地想起那次斯特兰奇明明说的是对谁对谁错不感兴趣,甚至因为自己插嘴直接给了他一个禁言,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解释道,“呃,我的意思是,比如有两边打架,他本来可以一个手势就帮一边彻底压倒另外一边,但他还是会选择用更温和的方式为两边调解矛盾。”

彼得觉得自己这句话完全符合事实,自觉理直气壮了起来,一不小心就说漏了嘴:“尤其考虑到他和斯塔克先生的关系,能够做到那么公正真的非常不容易。”

“所以这件事真实发生过?”查韦斯果然抓住了重点,就是抓得有点偏,“托尼和别人打架,他居然不帮托尼?就这样托尼都没有跟他分手?托尼的脾气可真好!”

彼得一时瞠目结舌。

斯塔克先生的脾气还能叫好?博士二话不说就把正跟他打架的美国队长直接捆起来关进魔法空间还叫不帮他?以及据他所知那时候斯塔克的女朋友还是波兹小姐。

查韦斯的结论没有一个是对的,可他一时间居然不知道该怎么纠正。


斯塔克一下子没忍住,噗嗤笑出声来。

他耳朵里一直塞着通讯器在关注两个年轻人的对话,希望能听到小姑娘多说点自己的事。可是彼得这傻孩子关于她的事一点没引出来,自己知道的事却倒了个底儿掉——他给自己的定位是帮助查韦斯尽快适应基地生活的贴心哥哥,自然是说得多,问得少,而且有问必答。

斯塔克倒也不打算跟彼得交代些什么改变现状,毕竟这样也算是歪打正着,有助于戒备心理挺强的小姑娘提升信任感。

“听到什么有趣的了?”坐在他对面的黑寡妇挑了下眉,超级间谍的素养让她不用一秒钟就意识到了斯塔克突然忍俊不禁的原因。

“彼得完全不是那孩子对手。”斯塔克朝两个年轻人的方向努了努嘴向她示意,“娜塔莎,接下来只能靠你了。”

“我觉得你们到目前为止干得不赖。”黑寡妇微微一笑,“她肯听克林特的话,但更喜欢你,不过对她最有影响力的那个人还是斯特兰奇博士。”

“而得出所有这些结论只需要你在这个派对上待上十分钟,我甚至还没来得及跟你讲任何细节。”斯塔克愉快地张开手,“那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你。”

“一个条件。”黑寡妇竖起食指,朝他努努嘴示意斯特兰奇的方向,“把你的灵魂伴侣借给我跳支舞。”

“可以换一个条件吗?”斯塔克看起来有点为难。

“不愿意?”黑寡妇饶有兴味地挑了下眉。

“没必要。”斯塔克朝她眨眨眼,“鉴于我们难得来参加一次基地的派对,我计划今晚跟这里的每一位女士都跳上一支舞,而公平起见,他也一样。”

“包括那孩子?”

“包括那孩子。”斯塔克说着站起身,向她绅士地弯腰伸手做出邀舞的姿态,“这位美丽的女士,可以请你跳支舞吗?”


评论(10)

热度(130)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