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haw Shooter

【奇异铁】假如一切始于2008(多元宇宙独立番外)6

查韦斯完全没想到斯蒂芬会请她跳舞。

他邀舞的时候远没有托尼那么令人愉悦,只是向她简单地伸出手,不容置疑地说了一句:“让我们看看托尼的教学成果。”

但无论如何,毕竟是他主动邀请了她跳舞,不是吗?现在这面无表情一言不发的鬼样子算什么?她明明看见他刚刚还在和前一个舞伴谈笑风生。

在两个人默默无言相对了一会儿之后,查韦斯决定不再忍受。她抬起头看向视线显然不在自己身上的对方:“你知道,斯蒂芬,如果你不愿意的话,没人逼着你跟我跳舞。”

“抱歉。”斯特兰奇收回视线看向她。斯塔克正在跟旺达跳舞,他除了保证自己和舞伴不踩到对方,其余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思维链接那边,的确过于冷落了自己的舞伴。

查韦斯愣了一下:“我没有听错?你在跟我说抱歉?”

“你在暗示我是个不懂礼貌的家伙吗?”斯特兰奇挑了下眉,“查韦斯小姐会在乎礼节,这可真是个新闻。”

“现在是我认识的那个斯蒂芬了。”查韦斯撇了下嘴,“一开口不是说教就是嘲讽。”

“那么你或许应该检讨一下自己,”斯特兰奇轻轻嗤了一声,“为什么别人从我这里听到的不是这些?”

“你真的觉得我很讨厌?”查韦斯有些赌气地问他。

“别太高抬自己。”斯特兰奇淡淡地说道,“我只是认为你在成长过程中显然缺乏合格的教导。至少在这个宇宙里,你的言行算不上有教养。”

查韦斯勉强扯了下嘴角:“很抱歉,每天忙着在宇宙间流浪逃亡的孤儿没空去上学。”

“或许你的生存环境的确比别人更加特殊一些,”斯特兰奇的语气依旧淡淡,“但你知道什么?这个派对上不缺乏身世悲惨的孤儿,那不影响世人为他们树立雕像。”

“因为他们都是拯救这个宇宙的英雄。是的,彼得都告诉我了。”查韦斯自嘲地说道,“再一次的,很抱歉,我没有那个能力。我唯一的本事是在快被吓死时无意中打开一道通向另一个宇宙的逃生门。而你猜怎么?偏偏就是这个本事让我每到一个宇宙都逃不过追杀。”

斯特兰奇瞥了她一眼没有说话,重新将视线投向远处。他不用读心术也能预料到这孩子刚刚自我辩解时的每一句话,而正是这一点比她不够良好的教养更让他感觉不喜,此时虽然无意继续嘲讽下去,可也无意做任何没有实际意义的安慰。

查韦斯把他的沉默当成了善意的表示。换成托尼或彼得又或者克林特,这时候肯定会开口安慰她,但眼前的是斯蒂芬,没有继续对她说什么难听的话,已经很不容易。

这让她有了重新开口的勇气:“斯蒂芬,我可以问你个问题吗?”

“你可以问,我不一定会回答。”

“我当你同意了。”查韦斯继续决定将这当成善意的表示,鼓了鼓勇气问道,“你并不打算成为我的朋友,我对你来说只是至尊法师职责的一部分。是这样吗?”

“是。”

查韦斯撇了下嘴,虽然她已经有心理准备,但听到对方毫不犹豫的回答之后还是有些受伤:“你可以不用这么干脆的。”

“降低对彼此的预期对我们双方都有益,查韦斯。”斯特兰奇平静地说道,“你需要知道的是,我完全同意上一个斯蒂芬在最后时刻做出的决定,也并不在意你会怎么看我。”

“你不担心我逃跑?”

“你可以试试。”

“你对每个人都这样冷酷吗?”查韦斯忍不住忿忿,“如果那个最后的决定是需要你杀死托尼,你也会这么坚决?”

“如果真的到了那一步,最坚决的那个人只会是他自己。”斯特兰奇深深吸了口气抑制自己腾然而生的怒气,“别被他在你面前的嬉皮笑脸给骗了,你不会想知道他做过多少次牺牲自己的决定。”

查韦斯愣了片刻才讷讷说道:“你知道什么?托尼刚才还在努力试图说服我相信你,而你却在告诉我,你会在必要的时候决定杀死我。”

“他没有说错,你最好相信我。”斯特兰奇露出个完美的假笑,“如你所知,我只是这个宇宙的至尊法师,不满意你完全可以选择去另一个。”

“你以为我不想吗?”查韦斯有些恼火,“我不知道该怎么打开那道该死的门!”

“完美的借口。”斯特兰奇淡淡地说道,“你做不到,所以这不是你的错,自然不需要为一切负责。”

查韦斯语塞了片刻,才狠狠地盯住他挖苦地说道:“说得容易。当然,我也不指望人人都说他厉害的至尊法师能够想象我的处境,哪怕只有一点。”

“我不需要想象。查韦斯,我经历过你的处境,每一种。所以不用在我面前来那套。”

“你?”查韦斯一怔,“怎么可能?”

“这有点过度分享的嫌疑,但我曾经只是个神经外科医生,而高明的医术成为了我第一次被绑架的理由。”斯特兰奇看着她缓缓说道,“听起来是不是有点熟悉?本该引以为傲的天赋才能,却成了不幸的源头。很多年后我才意识到那次遇险对我来说是最大的幸运。”

查韦斯张了张口:“你是说我被追杀反而是件好事?”

“这取决于你自己。”斯特兰奇下意识地瞥了一眼斯塔克的方向,继续说道:“后来有一天我得到了寻求魔法的机会,但是被我拒绝了,因为我看到了有超能力的人都付出了什么,又得到了什么,而我不想承担那些。于是本该由我承担的责任被一个傻瓜主动承担了,我却因为自己什么都没做错而心安理得。听起来是不是又有点熟悉?我做不到,所以这不是我的错,自然不需要为一切负责。”

查韦斯一时语塞,却实在忍不住好奇,小声地问道,“那个傻瓜......是托尼?”

斯特兰奇没有回答,只是继续说道:“我终于决定开始学习魔法。我是天赋最好的那个,上一任至尊法师花了几十年时间期待我这个继任者的到来。但你猜怎么?所有学徒都成功打开了他们的第一个传送门,只有我打不开。听起来是不是更熟悉了?你以为我不想吗?我不知道该怎么打开那道该死的门!”

对这个问题的共鸣让查韦斯忽略了他语气里的嘲讽,有些期待地问道:“最后你是怎么打开的?”

“上一任至尊法师把只穿着单衣的我一个人扔到了喜马拉雅雪山的山顶,如果三十分钟内打不开我就会被活活冻死。”斯特兰奇朝她露出一个含义莫测的微笑,“要不要试一试?”


在至尊法师恐吓小姑娘的时候,派对上所有的正式复仇者成员都已经通过耳中通讯器里的公共频道下好了注:他的下一个舞伴究竟会是哪一个。

现场还有三位女性不曾与斯特兰奇共舞:蚁人的女朋友黄蜂女,刚好从瓦坎达来纽约公干适逢其会的奥克耶,以及旺达。

如果黑寡妇的理论正确,那么他应该直奔旺达——斯塔克此时的舞伴。

大部分人选择相信这位超级间谍的判断,毕竟她是第一个发现钢铁侠与至尊法师真实关系的人,尤其在众人七嘴八舌贡献了自己所知的部分细节最终拼凑出一个完整的故事之后,发现她的推理逻辑无可挑剔。

今天是斯特兰奇前女友克里斯汀结婚的日子,他去参加了这个婚礼。众人有理由认为斯塔克因此多少会有些吃味,当然他绝对不会承认。

至尊法师在婚礼的半途退场去救了一个从另一个宇宙逃过来的小姑娘,那么巧这个小姑娘见过很多个宇宙的至尊法师斯蒂芬·斯特兰奇,而他们每一个爱的都是克里斯汀。

斯塔克是怎么知道这个的?那个小姑娘亲口告诉他的,而斯特兰奇也在当面。

复仇者们一致认为斯特兰奇在整件事中都很清白及无辜,但也都亲眼看到了他对小姑娘的态度。斯特兰奇平常为人的确不算平易近人,小姑娘也的确在很多方面缺乏良好教导,可这并不能完全解释他对这孩子显见的不喜——至尊法师的身份和职责让他在大多数时候对大多数人和事都有一种超脱性质的包容,要他不喜欢一个人和喜欢一个人同样不容易,哪怕那个小姑娘有个可以穿越多元宇宙的奇特超能力,可说到底也只是个有天赋的孩子。

在没有更合理的解释之前,众人有理由认为斯特兰奇对小姑娘的态度在某种程度上暴露了他的心虚,并不是指他真的做了什么值得心虚的事,而是大家都已经见识过一向冷静的至尊法师仅有几次不讲道理或被激怒都事关斯塔克,并且后果相当严重。派对上大多数人都有幸同时参与过法兰克福机场与泰坦星的两次战斗,故而轻松达成了一致:小姑娘只是受到斯特兰奇几个冷眼几句冷言已经要感谢他修养极佳,不至于真的跟个孩子置气。

所以基本上结论已经出来了,斯特兰奇有理由担心斯塔克在吃醋,而后者今天在舞池里重现昔日花花公子的风采完全无助于缓解这个担心,但问心无愧会让他觉得对方只是在无理取闹或有意挑衅。而作为另一个自大狂,他显然不会通过低声下气赔小心以缓解两人之间涌动的暗流,对等报复才是他会做出的事情。

只有彼得和三个投注对象没有跟随黑寡妇的判断随大流下注旺达。

作为复仇者中跟退出后的钢铁侠实际接触最多的那个人,彼得很难想象斯塔克先生会吃起没有来由的飞醋,毕竟自己在斯塔克大厦不止一次亲眼见过他致电克里斯汀,而目的不外是拜托她帮忙找个足够有吸引力的病例把斯特兰奇弄去医院,好让他有理由去圣殿代班,以便更肆无忌惮地验证自己用科技解释魔法的最新灵光一闪。彼得印象最深刻的是有一回刚好听到克里斯汀无奈地表示自己可以帮忙,唯一的条件是请斯塔克先生别再用给她送贵重礼物的方式贿赂她了,她不想让同事和男友误认为自己在被某个财大气粗的金主追求。

而感谢那一段师生之谊,作为复仇者中跟至尊法师实际接触最多的那个人,旺达也很难想象斯特兰奇会为这种事跟斯塔克较上劲,毕竟她在纽约圣殿不止一次亲眼见过他接听小辣椒的求助电话,而目的不外是为了抓斯塔克工业总裁去参加某个重要但无聊的商务会议或公关安排。旺达印象最深刻的是有一回小辣椒急需一份签名,而斯塔克当时刚好人在纽约圣殿,至尊法师接到电话后就直接开了个光圈,当即把斯塔克送到了他的CEO办公桌前,而后者当时一把将需要签字的文件扔给前者,随即跨过光圈给斯特兰奇送上了一枚表达谢意的香吻。

他们两人的论据说服了跟那对灵魂伴侣接触有限的奥克耶和黄蜂女,两人认为斯塔克会玩爱玩太正常不过,而自从黑寡妇第一个识破思维链接之后至尊法师就对她有些另眼相看,以及他无论如何不可能把飞醋吃到未成年的小姑娘身上,跟她跳舞无非是表达一下关照和善意,所以他连续两次向刚刚和斯塔克跳过舞的女士发起邀请应该只是巧合,出于女性自尊这一注必须投向自己,毕竟常服的博士怎么看都是个魅力十足的好舞伴。

彼得在三个投注对象中间犹豫不决,最终还是请AI凯伦小姐姐帮忙用随机算法挑中了奥克耶;旺达看了看票型,为了让黄蜂女面子上挂得住,就把自己那一注投给了她。

然而,当看见斯特兰奇与查韦斯共舞完一曲,将她交给美队就离开舞池回到了吧台边,看起来一点也不打算再次下场之后,所有人都傻了眼。

远远收到黑寡妇投过来的一道夹杂着疑问与谴责意味的视线,斯特兰奇只是毫无诚意地耸了耸肩表示抱歉,然后惬意地将欣赏的目光投向舞池,又换了舞伴的斯塔克继续在愉快地散发着花花公子的魅力,而只有他能看出来此刻的斯塔克舞步比之前更加轻松了些。

复仇者们关于此事的热烈讨论刻意避开了他们两个人进行,但要知道斯塔克是为复仇者提供装备的那个人,所以他们两个都全程旁听了众人越来越合理的猜测可也越来越离谱的走向。

直到开赌局这件事成了压垮斯特兰奇的最后一根稻草。

斯特兰奇:『我能申请换个剧本吗?至少换个角色。』

斯塔克:『批准申请,这是个糟糕的主意。下次捉弄你时一定记得提醒我不要把自己拖下水。』

斯特兰奇:『所以等我跟旺达跳完下一支舞我们就可以解脱了,对吧?』

斯塔克:『我还想玩一会儿,奥克耶挺可爱,而我还没跟她跳过舞。但如果你不耐烦,把那孩子交给一个靠谱的家伙就可以下场了。』

斯特兰奇:『旺达怎么办?』

斯塔克:『她刚刚在问我派对结束后能否把你借给她用一晚。』

斯特兰奇:『你有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措辞是多么糟糕?』

斯塔克:『原谅我因为过于意外而一时忘形。你说今天会不会有第三个人在你面前用不对劲这个词形容旺达?』

斯特兰奇:『而那个人是旺达自己?』

斯塔克:『这至少比最坏的局面好一点,不是吗?』

斯特兰奇:『好太多。』


评论(10)

热度(125)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