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haw Shooter

第二次机会(七)

#基于第五季肖失忆传言的新脑洞,与【POI:SHOOT】系列相互独立。

(序)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Root没有夸张,这是个很长的故事。尽管她略去了所有的细节,只是按照时间线陈述最基本的事实,可当她终于讲完两个人工智能上帝大战的最终结局时,两个人已经不能继续忽视来自空腹的抗议。

    午餐时光很安静。Shaw显然需要一些时间消化刚刚所获得的大量信息,而Root完全理解这一点。

    直到一个来自Finch的电话打破沉默。

    “Ms.Groves,我知道你此刻有自己的安排。”Finch的声音显得很抱歉,“但今天出现的号码数量不止一个,John和我有点忙不过来。如果你能现在来一趟图书馆,我会非常感激。”

    “没问题。”Root愉快地回答,“事实上,我想我还能带一个帮手过去。”

    尽管已经对Root在电话中所指的“帮手”有所预料,但当亲眼看见Shaw和她再次并肩站在一起时,Finch还是无法控制自己的表情显得完全平静。

    “嗨,Finch。”Shaw朝他招了招手。

    “你记得我了,Ms.Shaw?”Finch试探地说道。

    “没有。”Shaw翻了个白眼,“但我现在没有工作,而Root说你是个不错的老板。”

    收到Finch疑问的眼神,Root微笑着说道:“别担心,Harold,她已经知道得足够多。”

    “我并不担心,Ms.Groves,我只是有些意外。”Finch抬手看了眼手表,“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们重逢还不到72小时。”

    “我能怎么说呢?”Root耸耸肩,“事情比我想象得顺利,感谢Sameen那可爱的直觉。”

    Finch看了她一眼欲言又止,转向Shaw露出一个真诚的笑容:“我知道你可能觉得这没有意义,Ms.Shaw。但是请允许我这么说,欢迎回来。”

    “很高兴得知我通过了面试。”Shaw勾起嘴角说道,“所以号码在哪里?”

    在Shaw兴致勃勃去Reese的小型军火库为自己挑选武器时,Finch低声对Root说道:“Samantha,你真的希望她恢复记忆吗?”

    Root轻轻摇了摇头。

    “那么我希望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Finch轻轻地叹息。

    “我也这么希望。”Root露出一个苦涩的微笑。

    Finch抬起手,犹豫了片刻之后,轻轻放到她的肩膀上表示安慰:“无论如何,我觉得我也应该对你这么说,欢迎回来,Root。”

    Root有些奇怪地看了他一眼。

    “我知道你没有离开过。”Finch像是明白她在想什么,微笑着说道,“但直到今天看见你我才觉得,Root回来了。”

    Shaw并不知道Finch在看见她之后临时调整了计划,但这不影响她对自己的任务感到不满:接替正在盯梢的Reese,好将后者解脱出来去处理另一个更紧急的号码,涉及到黑帮火拼。

    “这不公平,为什么你可以接黑帮的活计,而我只能呆在车里盯梢一个可悲的出轨男?”Shaw气恼地抱怨。

    “抱歉,Shaw,但Finch说你还在试用期。”Reese勾起嘴角,指了指一旁抿嘴微笑的Root,“而她会决定你最终是否得到这份工作。”

    “好极了。”Shaw翻了个白眼讽刺地说道,拉开车门气冲冲地坐进驾驶舱。

    “谢谢你,John。”Root从另一边上车之前,轻轻向Reese点头示意。

    “不用谢我,这是Harold的决定。”Reese低沉地说道。

    “我是指你和她打架那件事。”Root微笑着指了指车内,“你是个贴心的朋友,John。”

    Reese看起来有点尴尬,面无表情地微微向她点点头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却又扭回头:“Root,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揍她。”

    “我知道。”Root轻轻点头。

    “那么我猜我只能说......”Reese瞥了一眼车内,“祝你好运。”

    “谢谢。”Root露出一个真心的笑容,“我们都需要这个。”

    目送Reese离开之后,Root拉开车门坐到了Shaw的身旁,愉快地说道:“所以我猜你的两份工作机会都掌握在我手中了,亲爱的。”

    “真令人感到安慰。”Shaw讽刺地说道,专心地盯着对面的街道。

    Root宠溺地笑了笑没有说话,找了个舒适的角度靠在椅背上,微微偏过头部方向,专心地看着她的侧颜。

    两人之间不算愉悦可也绝不尴尬的沉默最终被Shaw所打破。

    “你知道,如果Hersh还活着,我早就已经复职了。”Shaw面无表情地说道。

    “他杀死过你,Sam,字面意义上的。”Root不赞同地挑眉。

    “他只是给了我一针。Control给了你多少针,Root?”Shaw瞥了她一眼,“看看你们今天的关系。”

    “足够公平。”Root耸了耸肩,“说真的,我个人对Hersh没有意见,毕竟那次没有他帮你抢自行车,你也不能及时赶到救我的命。”

    “Hersh是那个训练我成为特工的人。”Shaw低沉地说道,“他把我海军陆战队带到了ISA。”  

    Root安静地看着她,并没有说话。她开始意识到,Shaw提起这个男人并不仅仅只是因为她们先前关于工作机会的玩笑。

    “他死于拯救世界,而世界并不知道他的名字。”Shaw专注地盯着车窗外,“他下葬时棺材上不会盖国旗,墓碑上也不会有真名。”

    “你为他感到抱歉。”Root凝视着她。

    “不,他死得其所。”Shaw面无表情地说道,“特工与战士不同,永远成不了英雄。这是他第一次见到我时说的话。而他是对的。”

    “但你会想起他,而不是很多人可以被你想起。”Root微笑着说道,“我猜这对他已经足够了。”

    “他教了我很多东西,包括一些奇怪的技巧。”Shaw继续说道。

    “你勾起了我的好奇心。”Root努力用愉快的语气说道,“什么样的奇怪技巧?”

    “你知道,特工都要经受反刑讯和反洗脑的训练。”Shaw低沉地说道,“而Hersh在这方面非常擅长。”

    Root感觉心脏抽紧了一瞬。

    “他曾经在海外被囚禁了五年。”Shaw面无表情地继续说道,“所有人都以为他被折磨成了白痴,失去了利用价值,才会被同意交换回来。”

    “听起来他是个好演员。”Root不太确定地说道。

    “不。”Shaw摇摇头,“他做了五年真正的白痴,那是唯一他能活着熬过那段日子又不会吐露秘密的办法。”

    “我不明白。”Root迟疑地说道,“在那之后他怎么还能重新成为特工?”

    “因为他证明了他的忠诚和能力。”Shaw解释道,“有些情报在五年之后都不会过时,而这些情报往往非常有价值。”

    “这个我能理解,我不明白的是他怎么能......?”Root发现自己很难把这句话说完。

    “变成白痴,再恢复正常?”Shaw把话接了过去,终于转过头看向她,嘴角勾起一道嘲讽的弧度,“你不应该这么惊讶,Root,我做到过同样的事。”

    Root慌乱地避开了她的视线,然后近乎感激地发现,她们的号码恰好在此时出现了。

    “我们迟些再讨论这个。”Shaw冷静地将视线转回路面,发动了车辆。

    她之前并不肯定,但Root的反应让她确认了自己的猜测,这让她感觉非常不好。她曾经拿枪指着Hersh的头发誓,自己宁可自杀也不会再用这个愚蠢的办法。而显然在她不记得的那些日子里,她违背了自己的誓言。

    这次的号码没有太多的技术含量,无非是妻子为了报复丈夫的出轨买凶杀人。Finch本来还担心只留有处理相关号码经验的Shaw会在射击时忍不住瞄准人体要害,结果她们根本没有动枪就顺利解决了问题。

    然而Finch并不能为此感到高兴。耳机里传来的惨叫声告诉他,Shaw虽然只动用了拳头,但行凶者为此需要躺在医院的时间大概不会比膝盖中枪要少。

    直到Root的声音响起:“够了,Shaw。”

    短短的沉寂之后,耳机里传来受害者惊魂未定的感谢声,然而话没说完就被一声重击和闷哼打断。

    Shaw的声音随后响起:“下次你想要隐瞒一件事,试着藏好一点。”

    她们在天黑前就完成任务回到了图书馆。

    “没有我想象的好玩。”Shaw没有给Finch留下说教的时间,放下装备简单地说道,然后就离开了,并没有等Root,而后者也没有赶上她的打算,只是静静站在那里望着她的背影离去。

    “Ms.Groves,我可以问发生了什么吗?”Finch担忧地说道。

    “我犯了一个错误。”Root轻轻说道,“而她需要一点时间。”

    她和Finch都没有注意到,Shaw放下了所有的装备,包括她最喜欢的USP手枪,唯独没有摘下耳中的通讯器。

    Shaw回到自己的住所,里外做了一次仔细的检视,然后对着空无一人的客厅说道:“好了,只有我一个人,没有窃听器,没有隐藏摄像头。”

    几秒钟后她翻了个白眼,从口袋中掏出手机摔在地上踩碎。

    “现在怎样?”她不耐烦地说道,然后坐在沙发前,打开电视。

    “很抱歉,Sameen。”电视上出现一行文字。

    “为了什么?”Shaw再次翻了个白眼。

    “我没能救出你,让你经历了之后的一切。”

    “你听起来还真像是一个活生生的人。”Shaw讽刺地说道,“如果你真的感到抱歉,那么省去这些废话,履行你的承诺。”

    “我会的。但在开始之前,答应我,不管你想做什么,冷静之后再做。”

    “冷静是我为数不多的优点之一。”Shaw勾起嘴角,“现在,把刚才耳机里那句话再放一遍。你让我打开电视,我假设你同时还有画面可以提供。”

    “是的。”电视上出现一个简单的单词,接着Shaw听到自己的声音响起,同时出现了画面。

    Shaw看见屏幕里Root穿着医生的白大褂被绑在床上,对面墙上的显示屏里出现面无表情的自己:“Root,我会忘记你,还有一切。这不是永久性的,我希望。而你将令我重新记起来。如果你不能,杀了我,在我杀死你之前。还有,帮我向她问好。”


(序)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评论(35)

热度(2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