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haw Shooter

送分题(5)

  (1) (2)(3)(4)(5)

    Shaw轻易接受了Root死而复生的事实。

    好吧,也许没那么轻易。可有人格障碍的好处就在这里,并不是每个人都看得出她因此有何变化,连她自己也不能。

    Root同时还带给她更多的好消息,比如Finch去意大利找到了Grace,以及Reese正躺在中央医院的特护病房。在她给Shaw打街头电话的同时,TM发了一条短信将病房地址告知给了Fusco。

    “John伤得有点重,他或许得躺上几个月。”在驱车前往医院的路上,Root轻松地说道,“不过大块头会撑过去的。”

    “你是怎么......?”Shaw瞥了她一眼。

    “Detective Riley在一次大规模黑帮火拼中英勇负伤。”Root耸耸肩,“幸运的是他有穿防弹衣的好习惯。”

    “我知道TM可以做到这个,你当时或许还雇了几个佣兵帮他。”Shaw翻了个白眼,“可无论防弹衣还是佣兵都挡不住巡航导弹。TM那时候已经和Samaritan在俄罗斯的卫星上同归于尽了不是吗?这是怎么办到的?”

    “那是个秘密。”Root得意地朝她眨了眨眼。

    “Root?”Shaw威胁地叫出她的名字。

    “她担心说出来你会生气。”Shaw耳朵里的通讯器里传来Root,好吧,是TM的声音。

    “试试我。”Shaw没好气地说道。

    “记得你从无线电波里收到四级火警的事情吗?”

    “嗯哼?”

    “那天早些时候,她救了一个东欧的高官,他邀请她到他的家乡旅游作为报答。”

    “他的家乡不会刚好有一个导弹发射井?”

    “完全正确。”

    “而为什么我会因此生气?”

    “他向她求婚。”

    “她不是第一次把男人扔在婚礼上。”

    “她为他跳了整场的芭蕾。”

    Shaw猛地踩下了刹车。

    Root花了两秒钟从猝不及防中缓过神来,带着被逗乐又有些抱歉的微笑温柔地看向她。

    Shaw花了两秒钟意识到自己的反应过激,有些狼狈地避过了她的调笑眼神:“我不知道你会跳芭蕾。”

    “亲爱的,那只是为了工作不得已的应付,甚至没有到我的平均水准。”Root安抚地用掌心盖上她紧攥方向盘的右手,“我保证,你会看到更精彩的。”

    “我没说我想看。”Shaw重新发动起车辆。

    “可是我想跳给你看。”Root愉快地说道。

    “随便你。”Shaw咕哝着说道,目光专注地投向前方的路面。

    “不用客气。”她耳朵里的通讯器在这时传来同样愉快的声音,和身边的Root语气一模一样。

    “够了!”Shaw再次猛地踩停了刹车。

    Root疑问地向她挑眉。

    “这个再次重生的TM,”Shaw向她指了指自己的耳朵,“我猜全部是你的功劳,跟Finch无关?”

    “我不会这样说,亲爱的。”Root有点跟不上她的节奏,但还是微笑着回答,“Harry是上帝之父,这个事实永远不会改变。”

    通讯器里却传来一模一样的声音:“她的意思是,你是对的,Sameen。”

    “我知道。”Shaw没好气地说道,“这解释了很多。”

    “比如?”身边的Root试探着问道,持续跟不上Shaw的思维对她来说是非常少见的现象。

    “比如永远不懂得界限问题。”Shaw翻了个白眼,“管好她,否则我就把Finch从意大利叫回来管她。”

    “我有点混淆,亲爱的,你是让谁管好谁?”Shaw耳中的通讯器和身边同时传来两道一模一样的声音。

    “看在上帝的份上!”Shaw气恼地低吼,“Root,告诉你亲爱的TM给我他妈的滚回去做她的上帝。我对三人行没兴趣!”

    车厢里顿时安静了下来,事实上,过于安静了。

    寂静的局面持续了相当长一段时间,以至于连第二轴人格障碍患者都体会到了尴尬的气氛。

    “呃,我是说......”Shaw试图解释自己的失态,但并不知道该如何继续下去。

    “你想说什么,亲爱的?”Root看起来并没有不高兴,嘴角反倒勾起一丝兴味的弧度。

    Shaw张了张口,正想说什么,却听见耳中的通讯器在这时传来Root的声音:“我也喜欢童话的美好结局啊,Harry。家庭纷争,煮烂的菜,一生一世一双人,怎能不爱?”

    Shaw愣住了:“这不是......,这是......?”

    “这不是我。”通讯器里的声音温柔地说道,“只是一段对话的录音,在她还没有找回你的时候。”

    Shaw下意识地看向Root,却发现后者有点慌乱地避开了她的视线。

    “你是对的,Sameen。”Root不太自然地撩了撩自己额前的头发,“我们的确需要和她谈谈界限问题。”

    Shaw却发现她无意中露出的耳根红得有些异常,这个发现让她的心情突然变得好了起来。

    “同意,不过可以迟点再说。”她愉快地再次发动了车辆,目光专注地盯着路面,“顺便提一句,我对家庭纷争和煮烂的菜没兴趣。”

    “没有提一生一世一双人。”耳中的通讯器里再次传来TM的声音,典型Root式调侃语气。

    “闭嘴!”Shaw和Root异口同声地说道,彼此惊讶地对视了一眼,很快又各自将目光转回前方的路面。

    她们并没有发现两个人的嘴角默契地勾起了一模一样的微妙弧度,直到TM分别悄悄告知她们这一点。

    TM有些意外,她做好了再次被喝斥闭嘴的准备,但这次却没有发生。

    好吧,她还需要继续学习关于人类的情感。即便是对于无所不能的ASI上帝来说,这个课题也有点过于深奥了。

    (完)

  (1) (2)(3)(4)(5)

评论(75)

热度(740)

  1. 阿壳壳壳儿Rhaw Shooter 转载了此文字